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番外之我见

好久没更新,掉落番外一篇
背景见【三尊轶事】,看没看过都不影响

————————————————————

 

近日修仙界爆出一件大事,当日观音庙内被封棺镇压的赤锋尊和敛芳尊破了重重封印出棺入世去了。


我本十分高兴,作为一名聂氏子弟,前任宗主赤锋尊的大名我仰慕已久,然赤锋尊早逝,我这样生得晚的弟子,是无缘得见的,本还在叹惋这样一个正道楷模,今后便要同杀身仇人一道永禁棺中,不曾想苍天有眼,竟让赤锋尊恢复神智,破除了封印。若不是带着金光瑶一起就更好了。


嗯,在后来的事情发生前,我是这样想的。


之后又有消息,赤锋尊竟带了敛芳尊回了不净世。什么?作为聂氏弟子,我怎么不知道?我十分茫然地看着不净世被重重围住,有头有脸的家族基本都来了。


嗯,可以,很壮观,这样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托赤锋尊和敛芳尊的福。


我看着宗主垂头跟在一人身后走出。那人身形十分高大,长刀佩在身侧,不怒自威,阔步行至众人面前。十分显眼的是,他手上还拎着一个人,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金星雪浪袍,其上血迹斑斑,想来便是那随着赤锋尊一同出棺的敛芳尊金光瑶了。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滑稽,但是气氛不对,我忍着没有笑出来,同身边的伙伴们绷着脸严阵以待。


然后……


赤锋尊您是在护着金光瑶吧?一定是的吧?你看那刀架在脖子上,连衣领都没挨着,嘴上说得倒凶,把人拎起来还不是轻轻放下了?


哼哼,我早已看穿一切。


既然敛芳尊要在不净世住下,自然得收拾好客房。先前这二位偷偷回来,连我们这些本族的弟子都不知晓,真是怠慢。我这样想着,便领了任务去备房间了,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赤锋尊的卧房宗主一直留着,且每日派人打扫,直接入住倒很方便,不怕惊动了旁人,那敛芳尊又是住在何处?


哎呀。

 

行至半路,突然被人叫住,回身一看,忍不住就是一抖,宗主和敛芳尊怕赤锋尊,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赤锋尊,你没事叫我干什么?


我向他施一礼,他微微颔首,道出来意,告诉我客房不必备了,敛芳尊同他住在一处。我当即就是一愣,他却并未有解释的打算,又吩咐我去备一套聂氏校服。待我问及尺寸时,他迟疑一下,道,就照你们宗主的尺寸备吧。


好的,我知道是给谁准备的了。


我去找赤锋尊时,他正同敛芳尊在一处院内。敛芳尊微笑着从我手中接过衣服,向我点头致意,我赶忙回礼。虽说聂家人大都不很待见敛芳尊,我听前辈们说得多了,便也对此人无甚好印象,但那些都是过往许久的事了,既然赤锋尊都不计较,我们这些弟子倒不好说什么。且今日一见之下,觉敛芳尊并不像传闻中那般穷凶极恶,反倒十分温和有礼,虽周身狼狈,气度倒是从容,不愧是位及仙督呼风唤雨十数年的人物。


我退下回身关门时,又情不自禁地多想了:敛芳尊只有一只手,衣服要怎么换呢?


我摇摇头,前辈们的事,还是不要关注太多得好。


敛芳尊在不净世住下,被宗主和赤锋尊盯得紧。我不止一次看到宗主放下处理了一半的宗务摇着扇子若无其事地在敛芳尊面前晃悠,也不止一次看见赤锋尊连小憩都要把敛芳尊拴在身边。唉,怪惨的。


一日我路过醉晚亭时,见着了赤锋尊和敛芳尊。宣纸铺于石桌上,敛芳尊左手执笔蘸墨,笔下行云流水,赤锋尊就坐在一旁看他,目光专注,我竟从中看出些微的柔和。敛芳尊动作不便,想来墨是赤锋尊帮他磨好。待敛芳尊停笔,拿起沾了新墨的宣纸抖了抖,赤锋尊才收回目光,又回复了往日肃然的神情,我这才知方才并非错觉。


敛芳尊将宣纸摊在赤锋尊面前,歪头似是笑了笑,赤锋尊的表情有了片刻松动。离得有些远,我听不见他们在谈些什么,忽而回神,原来我已在这里站了许久,想起还有事要办,便匆匆离开。走了两步,我忍不住回头,亭中两人一人勾头细说,一人侧耳静听,一人浅笑不似作伪,一人严肃却是装相,竟觉得分外和谐。


我定是最近太闲了,怎么整日瞎想呢。


后来我遇见他们两个的次数越来越多,倒不是回回都那般和谐,也会吵上两句,每次都以敛芳尊服软而告终,赤锋尊看起来却也不怎么生气。当然,我被他们秀到的次数还是居多。


咦?我为什么要用“秀”这个字?




 

赤锋尊重回不净世,宗主自然万分欢喜,然时间久了,找回当初赤锋尊在时的感觉,又有一点点惆怅。想来也是,听闻赤锋尊尚在时,还是聂二公子的宗主便只爱花鸟虫鱼,如今虽迫于无奈扛起聂家磨砺出一番手段,只怕还是愿做大哥身后不谙世事的小公子多些。赤锋尊盯着敛芳尊之余,还分出心思来看紧宗主,直把他盯得整日埋首宗务,即便大哥还在,他也做不回当初的风流公子了。

 

想来宗主也是被管得紧了,赤锋尊带着敛芳尊前往云深不知处时,我从宗主脸上看到不舍之余,竟还瞧出了几分放松的神情。


赤锋尊不在天天想大哥,赤锋尊回来天天盼他走,可以啊宗主。


我倒是也很希望他们赶紧出去待一阵子的,否则再这样下去,我的眼睛会受到很大伤害。不过突然没人在我眼前晃了,我居然有点不自在,唉,习惯还真是可怕。


他们回来时,神色有些不对,我远远看他们进了宗主的院子,半晌赤锋尊神色不虞地往书房去了,敛芳尊同宗主在里面待了许久,又见宗主跨出了院子,隔得太远我看不清他面上神情,只觉他好似放下一副重担,长长舒了一口气,摇着扇子走了。


我正欲转身,余光一瞥,又看到了赤锋尊进了院子。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这天过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赤锋尊把不净世完全交给了宗主,表示并不插手任何事,之后带着敛芳尊云游去了。走之前,还不忘荼毒我们。两人十分淡定地在不净世内宣布,二人已结为道侣,明媒正娶的,拜过牌位的,今后不净世上下不得对敛芳尊出言不逊。最后又补了一句,不得对外透露消息。


我这时才明白,哦,原来两人是这种关系,我之前被闪瞎眼不是错觉,被喂了狗粮也不是错觉。可以的,你们一个个,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大人的世界太复杂了我不懂,唉。


赤锋尊最后一句话倒是让我愣了一阵,随即笑了笑,两人彼此心悦,别人知不知道有什么要紧,在不净世言明怕也只是为防聂家弟子仍对敛芳尊抱有敌意。至于不对外公开,想来也是保护,不管怎么说,敛芳尊被扣在不净世本该是由赤锋尊严加看管,如今二人有了这层关系,难免有人多心。不净世倒不怕麻烦,敛芳尊不行。


我头一次发现,赤锋尊竟还有这般细腻心思,想来早已情根深种。


赤锋尊和敛芳尊偶尔会回不净世,我还是很高兴见到他们的,每次瞧见他们,都能觉出苦尽甘来,枯木逢春的庆幸。

 


 

当然,若他们不要总在奇怪的地方做些奇怪的事,那就更好了。


FIN.


评论(19)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