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19




啊,金凌好可爱,揉揉他
啊,瑶瑶好可爱,揉……不敢揉QAQ


————————————————————


金光瑶一句话卡在喉间,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他转过头,便见金凌站在芳菲殿门前,抿唇看他。

  
上回见他还是百家讨伐之时,只远远看了一眼,便被聂明玦带了回去,那孩子一副关心他又不能明说的憋屈模样,倒跟从前一样。也许不能说是孩子,彼时的半大少年已成了个眉目俊朗的青年,眉间一点桀骜,身量同他舅舅一般高了。

  
金光瑶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欣慰又惆怅。不能摸头了,好怀念。

  
金光瑶收敛心神,笑得一派温柔:“阿凌,许久不见呀。”

  
金凌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又被他舅舅冷眼止住,不待他再开口,聂明玦已拦了话头,“先办正事。”

  
叔侄两人同时缩了一缩。聂明玦积威已久,金光瑶虽死了一遭,到底还是怕他,无意识便流露一丝畏惧来。金凌则对这位赤锋尊无甚印象,当日观音庙中的凶尸已给他留下并不美妙的记忆。几月前在不净世见了一面,对方身死淡出百家视线已有二十余载,纵有再大的威名也消磨殆尽,那日横刀冷眉,竟也让人不敢妄动。


此刻聂明玦沉着张脸,眉头微皱,金凌心中一叹,这赤锋尊好生厉害。他舅舅平日里也凶,但到底是自己人,金凌并不怕他,一句能顶十句回去,在聂明玦面前却不敢太过放肆。金凌又不禁担忧起自己小叔叔来,整日在这凶神看管下,想必日子过得不甚美妙,于是略带同情地看了金光瑶一眼。

  
金光瑶被看得莫名其妙,不知小侄儿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若无其事拢拢衣袖道:“进去看看吧。”

 
金凌领着众人进了芳菲殿,不多时行至金光瑶密室处。自金光瑶死后,密室上的禁制失效,各家族寻尽由头将其搜刮了一遭,该扔的扔该烧的烧该抢的抢,若非金凌竭力制止,恐怕一件与金光瑶相关的东西都留不下来。后来密室重被封起,直到数日前被人闯入,彼时三人尚且未归,消息被江晚吟压下,人一回来便立刻去信。


几人站在密室中,金光瑶瞄瞄那张铁床,又偷眼看聂明玦,好心虚。恰好聂明玦转头看他,吓得他一阵发毛。


金光瑶这密室另有玄机,阴虎符被他放在暗格内,寻常发现不得。然而待他打开暗格,内里却是空空如也。


一时间所有人都心底一沉。


“阿凌,这暗格可有人动过?”


金凌忙道:“不曾,小叔叔你这藏的也太隐密了……”


江澄一声冷哼,“再隐密,不还是被人发现了?”


金凌:“……”


金光瑶:“……”


金光瑶心中暗自奇怪,依他之谨慎,此处暗格只有他一人知晓,连心腹苏涉都未曾告知,不当被人发现才是。能派人不惊动任何人潜入芳菲殿,知晓他暗格所在,又能全身而退,若非时时待在一处,他都要怀疑是与他共情过的聂明玦所为了。


若不是聂明玦,那便是……聂怀桑!


狡猾谨慎如他都栽在聂怀桑手中,被他抖了个底掉,焉知聂怀桑还有没有后手来对付他?聂怀桑对金麟台的熟知,不亚于他对不净世。可他这样做又毫无道理,聂明玦与他共情一事想来聂怀桑是知晓的,阴虎符到底藏在何处聂明玦岂会不知?便是栽赃嫁祸也无从下手。


金光瑶又把视线转向聂明玦,聂明玦正巧也在看他,两人视线相对,却是心有灵犀,这事恐怕真与聂怀桑脱不了干系。


两人不好明言,只道有急事要回清河处理,阴虎符下落也定会查出。


两人匆匆赶回不净世,聂怀桑却是早有准备,只待他们回来。


“阴虎符是你派人取走的?”


聂怀桑顶着他大哥阴沉的目光咬牙点头,又看了看聂明玦身旁袖手看戏的金光瑶,道:“我不放心他,阴虎符我已取走毁掉”,他顿了顿,又道:“三哥确实不曾说谎,我拿到手时,阴虎符已经不能用了。”


  聂明玦却无丝毫放松,“他有没有骗我,我自然知晓,你这样暗中使些手段,遣人偷入金麟台,还险些伤了人,实在不像话!我不在的这些年,你便为所欲为成这个样子了吗?”


聂怀桑几乎是瞬间红了眼眶,“大哥!”


若按聂明玦之前的作风,只怕立马便要拔刀砍人,此刻只是脸色阴沉了些,并无要动手的意思。聂怀桑便壮了胆子往下说:“是,我以前多信任他啊,拿他当我亲哥看待,结果呢,害了大哥的竟是我这好三哥!我为报仇,使的手段可不比三哥少。我如今防着他些有错吗?”

    
金光瑶是如何被聂怀桑设计身死的,聂明玦大约也知道些,恩恩怨怨,哪里算的清楚,二人重归人世后默契地对之闭口不谈。此刻揭开话题重又提起,气氛十分凝重。


半晌聂明玦开口道:“既然恩仇已了,过往种种,我也……不愿再追究,你又何必执着于此。”


金光瑶见气氛着实尴尬,索性岔开话题道:“既然如此,那西北之事可与怀桑有关?”


两人均是一愣,聂怀桑道:“你说西北妖物掳人一事?罪魁祸首我已抓到,是个鬼道散修,不知从何处学来的邪术,控黑雾制造环境,掳了小孩去修炼。那鬼修藏得极深,轻易不露面。我接到蓝家消息也派了人去盯着,当日你们走后,他仍蛰伏不动,被我用阴虎符的消息引出。你们方才返程,未回清河便去了金麟台,我尚未来得及知会。只可惜了那些孩子。”


聂怀桑颇有心机,却不会在他大哥面前这般扯谎,看来所言非虚。金光瑶倒松了口气,如此看来,不过虚惊一场,阴虎符已成废铁,没有山雨欲来,也没有阴谋诡计。


聂明玦看了两人一眼,这两个弟弟,真是没一个让人省心,不由怀念起刚刚告别的二弟来,这才想起该是给他们去个信,便沉着脸往书房去了,留聂怀桑与金光瑶在院内四目相对。


聂明玦一走,气氛好像更尴尬了。聂怀桑收了面对聂明玦时地畏缩,晃晃悠悠地摇着折扇,金光瑶看着他不说话。


半晌聂怀桑道:“你来一下,我有东西交给你。”



TBC.




我最初的设定没法圆回来,也实在不想写阴谋诡计了,于是怀桑你就背个锅吧(怀桑:???)  


感觉越写越崩了,下一章完结,还有一点没写完,晚一点发


  
  

评论(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