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你我


又名《你不要老是撩我》
又又名《你讲讲道理难道不是你先撩的我?》
又又又名《你尽管撩,没有反应算我输》


投喂两只小仙女 @Dr.Rongeur  @Chaos 


来来来
你们要的


情话
都有


(假的,哈哈哈哈)



 

1


金光瑶已经是大三的老油条了,然而面对解剖课,他想说,他还是个宝宝。当初选专业时脑子一定进了水,金光瑶对着厚厚一大本书,面上笑嘻嘻,心里已经开始扎自己的小人儿了。


他的同系学长兼男友聂明玦成为金光瑶的研究对象。金光瑶一边对着看资料一边在聂明玦身上摸来摸去,掐一掐这里的肌肉,摸一摸那里的骨骼。聂明玦每次被他撩得火起,又不得不碍于时间地点不对而强行按下。终于在周末将人拐回自己公寓死死压住。


“聂……聂明玦……我迟早要把你五马分尸……啊……大卸八块……”


聂明玦的手在他光滑肌理上来回摩挲,骤然加快动作,哼笑道:“五马分尸有什么好看的?”边说边捉住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不如从这里剖开,让你好好看看,我的心里都装了什么。”



2


金光瑶有胃痛的毛病,从读高中就开始了。由于出身原因,自母亲去世后便很少有人在意他起居,他又刻苦上进,非要自己挣出个名堂,常常三餐不定,慢慢就落下毛病来。


发现他这毛病的是聂明玦,那时他们还不曾走到一起,两人关系甚至闹得很僵。金光瑶常使的那点小手段被他抓了个现形,两人不欢而散,此后聂明玦便对他十分严厉,要求别人五分,偏偏要他做十分。


有段时间金光瑶忙得狠了,常常上顿不接下顿,被聂明玦看见他下楼时摇摇晃晃差点跌倒,忙上去捞了一把。金光瑶腿有些发软地歪在聂明玦身上,企图站直身体,却无意在他怀中蹭了又蹭。


聂明玦身体一僵,沉声道:“别乱动。”


金光瑶乖乖不敢再动,然后就被人托着腿抱了起来。


金光瑶脸有些红。幸好是晚上,没人看到,他想。


所以他也没看到聂明玦微微发红的耳尖。


两人在一起后谈起此事,聂明玦正色道:“我那时以为你是在用苦肉计,博取我同情。”金光瑶挑眉看他,也不解释。


“后来才知我想岔了。”


金光瑶微微欣慰,这才对嘛。


“原来你用的是美人计。”


金光瑶眉梢狠狠一抽。


“不巧我中计了。”



3


两人确定关系后,金光瑶平常还是住在宿舍,聂明玦原先就在外面与人合租了一间公寓,说是合租,他那个舍友却并不常来住,于是周末聂明玦就会把金光瑶带回公寓。


金光瑶去聂明玦公寓的第一天晚上,舒舒服服洗完热水澡,才发现自己忘了带衣服,又不好意思叫聂明玦,于是围着条浴巾就出去了。


在客厅正正撞上手中拿了一套睡衣的聂明玦。


聂明玦挑眉看着他,眼中闪过不明情愫。他朝金光瑶靠近几步,指腹扫过半干的头发滴在肩窝上的水珠。


可能有点痒,金光瑶缩了一下。


“衣服给我吧,我去换上。”


聂明玦喉结滚了滚,嗓音低沉:“我的衣服太大了,你穿不合适。”


一边说一边把人扛回卧室。


金光瑶:……?


“何况我觉得,你不穿会更好看些。”



4


聂明玦的合租舍友行踪诡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回来了,钥匙往门锁里一插,推门就往里走。


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时,察觉隔壁紧锁着门的房间里传出不可描述的声响,侧耳仔细听了一阵,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自认为十分体贴的,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里拿了东西走人。


然后,狠狠的把公寓大门带上。


房里被巨响震到的两人:……


大兄弟,你体贴也要做全套啊。


金光瑶狠狠在他腰间掐了一把,眸中带泪瞪着聂明玦。


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聂明玦俯在他耳边,充满磁性的声音撩的金光瑶浑身更软。


“被人听去了有什么关系,正好,该让别人知道,你是我的人了。”



5


金光瑶下午有实验课,不巧正是聂明玦带他们做,于是顺理成章的开后门。


聂明玦已经在读研究生,且手上有一个研究项目,整日泡在实验室里。金光瑶趁午休的时候跑去找他,聂明玦刚停下手中的活,扭头就看到金光瑶偷偷摸进他实验室,咳了一声假做严肃:“这位同学,你们的教室在楼下。”


金光瑶配合地道:“聂学长,我来找你上课呀。”


聂明玦领着金光瑶到楼下实验室,金光瑶帮他整理好上课用的器材,然后趴在桌上看他打开显示屏,一边滑动一边解说。金光瑶的目光跟着他手指移动,又忍不住往他身上溜,倒也不知道是在看屏幕还是看人了。


聂明玦敲了敲桌子:“金光瑶同学,你在走神吗?”


“是呀,聂学长在面前,我都没办法专心学习了。”


“那不如……我们来干点别的事情。”


金光瑶把自己藏在人群后捂着红肿的唇听聂明玦讲了一下午的课。



6


说下雨就下雨,真是一点也不含糊。


金光瑶望着连成片的雨幕出神,被手机铃声惊醒。


聂明玦。


“下来。”


金光瑶飞快地跑下楼,快到出口时又假装若无其事地慢悠悠踱过去,看见聂明玦在等他,笑道:“你不是忙得很吗,怎么有空来接我?”


聂明玦将他搂进怀里,整个人严严实实遮在伞下,才不紧不慢道:“你要是生了病,我还得花更多的时间照顾你,不划算。”


金光瑶:“……”


知道你关心我,你不说我也知道。


7


金光瑶又开始胃痛,疼得他不得不停下脚步弯腰,整个人蹲在地上缩成一团,一动也不想动。走在他前面的聂明玦正给他讲下午实验的注意事项,半晌没听到回应,转头一看,金光瑶瘦瘦小小的一个蹲在路边,嘶嘶抽气。


聂明玦的心也跟着抽,立马快步过去,让他手环过自己脖颈,将他抱起。金光瑶也顾不得他正被人打横抱着一路接受目光洗礼了,靠在聂明玦怀里将自己缩得更紧。


他宿舍中备着药,此处却离医务室近些,聂明玦便抱着他疾步往医务室去。


金光瑶趴在桌上偏头看聂明玦,这个向来板着脸,不苟言笑的人,此刻却堪称和声细语地在跟一个小姑娘交谈,这姑娘估计头一次见向女孩子借热水的人,一边将杯子递给他,一边偷偷打量。


聂明玦若无其事,道谢后转身往金光瑶处走去,看他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趴在桌上,嘴角却微微翘起,便将手中“讨来的”热水塞进他怀里,问道:“你笑什么,不难受了?”


金光瑶歪头眨眨眼:“聂明玦,说好的不为五斗米折腰呢,怎么一杯水就让你软了?”


“五斗米和你,我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8


转眼又快放假了,即便万分不愿,金光瑶还是得回家过年,虽然对他来说,那并能不算是家。


他比聂明玦早走两天,聂明玦一路把他送到车站。


“不许动那些小心思,要是被人欺负了,打电话告诉我。”


“再远我也赶过去。”


“记得按时吃饭,我每天都会打电话问你。”


“少了一顿,你就等着回来我收拾你吧。”


“你那边冬天冷的很,穿厚一点。”


最后在他额间亲了一下,


“我知道你不喜欢金家,等你毕业,我们就搬出去。”


“你信我,我护你。”


“一辈子。”


————————————————————

 

情话聂真的是很ooc啊



评论(36)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