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冥冥(一发完)


又名《你让他×我就因为你抢了个红包???》


————————————————————


金光瑶已在地府游荡有些时日了。


当日他魂魄被勾出棺时,被煞气折磨得已是奄奄一息,几近魂飞魄散,被鬼使一路拘回地府,仍飘飘忽忽,不明所以。待他浑浑噩噩跟着走了好一段路时,方才回神,原来他已逃离了怨气四溢的凶尸,与那窄小黑暗的棺木告别了。


魂魄传来一阵一阵的剧痛和虚弱感,令他勉强提起精神,小心翼翼地询问,方知人间已过百年,无恶不作的敛芳尊,已渐渐淡出众人视线,只在史书传说中,留下不甚光彩的一笔。那合葬着二人的棺木,由于始终风平浪静,也再无人问津。


金光瑶就这么在地府住着了。非是他不想入轮回,而是生死簿上写着,他前尘旧事未了,余债未销,尚不得再轮回转生。金光瑶曾问,他前世作孽太多,为何还能入地府,甚至有机会入轮回,被他问询的鬼使淡淡看他一眼,言道生死祸福,自有定数,地府不论善恶,只管往生,福报还是恶报,且看后世。金光瑶又问,那岂非恶人生生世世都是恶人,受尽人间八苦,再去祸世害人?鬼使答曰:非也,皆看个人抉择,再有,若是命有机缘,遇一人可助你脱离苦海,也未可知。金光瑶思忖片刻,答谢离去。


这日,金光瑶仍在地府间游荡,看着奈何桥上长长的队伍,忍不住又戳了戳从他身旁路过的鬼使。这鬼使正是当日接引他的那位,被他抓着问了好些问题,早已与他混熟。鬼使停下,瞥他一眼道:“你又怎的了?”金光瑶忽略他言语中满满的嫌弃意味,开口问道:“既已予我转生的机会,又不放我去轮回,这是何道理?”


那鬼使对他生平也有几分了解,知他一惯笑语盈盈,不露声色,忍不住想逗一逗他,道:“你便这么想去轮回?需知你这样的人,往生非人的概率较旁人要大上许多,若是托生成个……哎呀呀,还不如在地府留着呢。”鬼使看他脸色渐渐黑下去,笑嘻嘻打了个哈哈混过去,复又正色道:“不是说了么,你还有余债未了,此刻便放你轮回,未免扰乱因果。”


金光瑶奇道:“不是说果报皆在后世么,为何我还有债要在往生前还?”


鬼使道:“自然不是你生前的债。”


难道我死后倒还欠了旁人的?这又是何意?


鬼使看出他疑惑,道:“不必再问,日后你自然知晓。”


金光瑶未曾想这“日后”来的如此突然。


他在地府过了许久安生日子,无人指着他骂,无人追着他打,便将生前那些是非恩怨抛了个干净,不再去管。于是当聂明玦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时,他还恍惚了好一阵子。待他终于反应过来,聂明玦已快要贴到他面前了。


他腿一软便要倒下,强撑着站稳身子,哆哆嗦嗦道:“大……大哥……”


聂明玦挑眉看他:“原来你还认得我。”


不是凶尸那般狰狞的面目,聂明玦的面貌停留在他爆体而亡的那一天,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着聂氏袍服,高大挺拔,眉目英挺,较之生前又略有不同,并无刀灵缠身时的狂躁之气,此刻眉梢微挑,堪称心平气和地望着他。


金光瑶却觉一股寒意漫布周身,这样的聂明玦,让他眼前又浮现出那日弥漫于不净世的血色,哆嗦的更厉害了。聂明玦见他直愣楞望着自己,眼看快要站不住了,便又上前一步。谁知金光瑶被他这一吓,腿一软便直接瘫在地上。


看他哆哆嗦嗦怕极了的模样,聂明玦心情甚好,只觉长出了一口恶气,大步上前直接将人捞起,扛在肩上。金光瑶在聂明玦靠近时便吓得浑身无力,此刻更是不敢动作,任由他将自己扛走,心中惊骇欲绝。


为什么!我既能来地府,想必聂明玦早已转生,我来地府许久都不曾见过他,他为何突然出现在此?


原以为魂魄离了那棺材,不必再受日日煎熬,更有机会轮回转世,他极是欢喜,过往种种,已不想再忆,只愿抛却前尘,至于后世是福是祸,虽非他能左右,但也存着万分的盼念。聂明玦这一出现,生生击碎了他的幻想。


金光瑶心下绝望,聂明玦宁可不去转生也要在地府拦他,想必不将他撕成碎片是不会罢休了。


聂明玦行至一无人处,将金光瑶置于地上,俯下身来看着他。高大的身形极具压迫性,金光瑶被他盯得不住颤抖,半晌把心一横,勉力稳住自己嗓音道:“聂明玦!是我对不住你,可你已报得仇了,为何还不放过我!”


聂明玦不答,伸手便往金光瑶脖颈处去,金光瑶抖得如风中枯叶,却死咬着唇不躲不避。下一秒,前襟便被扯开。



滴滴滴



金光瑶站在奈何桥上,望着前方长长的队伍,有一点点着急,还有一点欢喜。


方才鬼使来找他,言道前尘已了,余债已销,你且往生去罢。金光瑶一愣,问他可有见过聂明玦此人,鬼使看他一眼,“见过,与你同棺那个,已轮回去了。”金光瑶抿抿唇:“我这余债,可与他有关?”


鬼使笑言:“那是自然,你以为你如何会这样快清醒?那棺木封你们百年,你魂魄被他煞气折磨得奄奄一息,尚在沉睡,我前去本是要勾他的魂,他却让我带你先走,白白又在棺中躺了十余年,若他魂魄再弱些,说不定便要代你魂飞魄散了。”


鬼使看他默不作声,手却攥得发白,不由笑道:“走罢,快走罢,我看你们纠葛不浅,再续前缘也未可知,或许,他便是你的有缘人呢?”


一碗汤递到面前,唤回他神智,孟婆浅浅的笑,“走罢,这一世如何,已是前尘了,下一世,可要好好过呀。”


金光瑶端着汤,一饮而尽。魂魄陷入一片温暖之中,令他忍不住想沉沉睡去。


聂明玦,你可要等等我呀,吃干抹净就走,可不是你赤锋尊的作为,我这样小心眼的人,要缠上你啦。


原来,冥冥之中早有定数,劫是你,缘也是你。




FIN.




给橘子太太和苍术太太的生日贺文,摸摸哒



评论(26)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