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摸一个恶友段子



洋(懒洋洋):我想吃糖

瑶(冷漠脸):哦

洋(怒):老子要吃糖!

瑶(笑眯眯):糖在桌上,你没长手吗

洋(理直气壮):没有,你喂我

瑶(继续笑眯眯):薛成美,懒惰的小朋友是没有糖吃的

洋(舔虎牙):小矮砸,你再叫这个名字我就扔掉你所有的鞋垫!

瑶:……

瑶(冷漠):很好,你这个月的糖没有了












下面是刀(^v^) 


芳菲殿密室内,金光瑶抱着只剩半口气在的薛洋歪在地上,薛洋一身黑衣被剑气划得破破烂烂,血渍将衣色浸得更深。


他境况着实不妙,左臂被避尘削去,血已失得七七八八,现今只余稀稀落落几滴从断臂处淌下,落在金光瑶衣摆上,将一朵怒放白牡丹染得艳红。


向来不可一世的小流氓现今安安静静躺着,倒教金光瑶生出一种错觉,只觉得这一觉睡下去,醒来便什么事都没有了。


若真是这样便好了。


薛洋脸色苍白,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他突然咳了一声,连着整个身子都一颤,金光瑶不由又将他搂紧几分。薛洋眼睫抖了抖,还是没能将眼睁开,只觉困顿万分,恨不得就这么睡过去。


他张开口,吐出几个字。


声音很轻,金光瑶却晓得他在说什么。


他说,我想吃糖。


金光瑶答,好,我喂给你。


怀里的人再没了动静。


金光瑶嘴角勾出一抹笑,不知是在笑谁。半晌喃喃道:“下一个便到我了吧。成美,我只怕死的比你还难看些,黄泉路上,你可不要嫌弃我。”




黄泉路上,薛洋等了又等,那句“你怎么死得比我还难看”终是再无机会说出口。



评论(17)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