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15



再不更文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


金光瑶被聂明玦一番言语镇住,晕乎乎跟聂明玦回了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该作何感想。


聂明玦阖目静静躺着,似已安睡,金光瑶又偷偷翻过身来眯眼看他。目光扫向聂明玦颈间半遮半掩的灵线,想起当年将他尸身盗出,锁于密室的情状,金光瑶无端打了个寒颤。


那时这人死便死了,还不让人省心,铁链铮铮作响,戾气重得好似下一秒便要挣脱禁锢,将他灭在当场。他怕得很了,便伙同薛洋将他分尸,又镇于四方,仿佛这般便可永远摆脱这令他又恨又怕的大哥。


他将聂明玦头颅留下来,锁在密室中,自己也说不上来这举动却是为何。


那头颅怒目圆睁,如论如何都不肯闭眼,只要一进密室,便觉这双眼好似在盯着他。


大哥,你为何到死也不肯放过我。


他便封了他五感,无数个日夜,对他说着永远不会让他听到的话。


你看,这个人不会挡在你面前了,阻拦也罢相护也罢,都不会有了。


此刻于月光下,聂明玦双目紧闭,敛起锋芒,不似以往般教他一看便心中发怵,倒将往日被戾气遮掩的俊美显露出来。


啧,好歹也是世家公子榜排第七的,整日板着张吓哭小孩的脸,非要让人将你从榜上踢出来是怎的?


金光瑶鬼使神差般伸出手去描摹他眉眼,于半空中僵住,又迅速缩回,明明身躯冰冷,却觉一股燥热涌上,若凶尸也可面红,只怕他双颊此刻要滴出血来。


敛芳尊一向厚颜,更是喜怒不形于色,被人辱骂也好调侃也罢,从未如此羞恼过,偏偏在聂明玦面前屡次破功,什么都藏不住。如今此人睡着,也能让自己如此失态,金光瑶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当即闭目准备翻身。


未遂,刚翻到一半躺平便被一只大掌按住。


被聂明玦一掌按在胸前,金光瑶整个身子都僵了,连头都不敢偏一下,索性装作无事发生。


聂明玦却不放过他,低沉的嗓音响在金光瑶身侧。


“你盯着我做什么?”


金光瑶浑身一颤,尚未反应过来便反射性睁开眼,这下装也装不下去了,眼神开始飘忽。


“没……没有啊……”


聂明玦目光一沉:“阿瑶,不要再对我说谎。”


金光瑶却好似被他触到某处机关,嗓子不抖了,眼神也不飘了,扭头直盯着他问:


“聂明玦,你方才那番话,到底是何意?”


聂明玦顿了顿,似是难以开口,半晌答道:“前仇旧怨已了,我只不过,不愿你再走错路。你若要我体谅你,替你考虑,那么我希望,你不要再对我撒谎。”


金光瑶追问:“所以呢,你为什么要说这些?”


聂明玦突然沉默,这个问题,他自己尚且不知,如何能答?心里想说,便说了,哪有那么些弯弯绕。


金光瑶见他不答,也不再追问,二人复又沉默下来。


此时金光瑶偷窥被人抓包的尴尬散了些,方才回味过来,聂明玦竟唤了他一声阿瑶,又把刚贴伏下去的寒毛竖了一竖。


聂明玦已许久不曾这样唤他,听多了他怒发冲冠的训斥呼喝,那些遥远的,尚还算美好的记忆,都被他深深埋在心底,此刻却抑制不住地翻涌,甚至清晰如昨日,教他心绪更为烦乱。


金光瑶强压下乱七八糟的念头,强迫自己不作那些无用的回想,心里闷闷道,这聂明玦,被封在棺里坏了脑子么,竟忘了我是个什么人,纵然仇怨不再,情义到底也没有了,他说这些便以为我会乖乖听话了么?


二人各怀心思,无话到天明。


此处危机暂解,失踪的孩子生死未知,下落不明,三人不便逗留,打算动身回程,也好探查别处是否还有异动。


三人向老妇辞别,那孩子松开被老妇牵着的手,向金光瑶走去,金光瑶顺势蹲下,抱了抱他,他便凑近了金光瑶咬耳朵,孩子软软的声音格外讨喜,


“瑶瑶,那个很高的大哥哥虽然特别凶,但是他很关心你呢,好几次都在偷偷看你。”


金光瑶觉得耳朵有点痒,还有点红,好在是凶尸,并不会被人看出来。


他强装镇定,也悄悄地问:“你怎么知道?”


“我看见啦,好多次呢,都是趁你不注意的时候,那个很好看的大哥哥肯定也看见了,还冲我笑呢。”


“……”


聂明玦似是觉得一大一小两人偷偷摸摸说话很是有趣,并不打扰他们,只盯着金光瑶后脑勺看,视线被趴在金光瑶肩上的小孩捕捉到,又很小声跟金光瑶说:“他又在看你了。”


金光瑶一僵,后知后觉地察觉两道视线若有若无投在自己身上。他摸摸后脑勺,又拍了拍小孩的头,“好啦,就你眼睛好使。”他放开小孩,向老妇道声告辞,末了又回头看了小孩一眼:“我们要走了,你好好的。”


三人便离开小镇,往云深不知处行去。


聂明玦终于不将他拎来拎去了,金光瑶踩在霸下上,心里胡思乱想。


这几日的大起大落令他前所未有的茫然,幻境中交织的怨恨绝望,被人一番剖白的迷茫惊惧,点点滴滴的关注,若有若无的维护,都让八面玲珑的敛芳尊手足无措。他并非无心无情,只不过每一次捧出真心,都被绞得粉碎,他便只当做自己没有心了。


“你抓紧我。”


聂明玦清晰有力的四个字顺着风声传至金光瑶耳畔,唤回他不知飘到哪的思绪。


金光瑶在他身后,神色复杂地盯着他背影,终于伸出手捉住他一侧衣角。


呼啸而过的冷风被身前人挡了个七七八八,被遮在身后的金光瑶又开始走神了。



————————————————————


虽然更了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评论(1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