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14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

他们已在林中耽搁许久,若是那妖物真的趁此到镇上去了......金光瑶不敢再想。他方才脱离幻境,头还有些许疼痛,此刻却顾不得许多,一想起那个孩子,那个和他一般失了右手的孩子,那个在月色下问他疼不疼的孩子,就没来由的揪心。

金光瑶向来一副笑脸,即便成了凶尸破罐破摔了许多,也没人几能看出他心中究竟是何想法。偏偏聂明玦扫他一眼,便知晓他心中不安,御着霸下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口中状似无意道:“我们出来时并非毫无准备,若是担心的话,大可不必。”

金光瑶心里杵着好大一个疙瘩,明知他是好意,偏要刺他一句:“赤锋尊又在妄自揣度人心了,我这样一个自私冷情之人,保住自己才是要紧,何时担心过旁人?”

聂明玦转头看他一眼,明显不信,“那你为何着急回去?”

金光瑶眨眨眼,干巴巴道:“我这是怕影响二位兄长声誉,你二人亲自出马,还教那妖物在眼皮子底下抓走人,传出去不好听不说,被人骂拖后腿害人不浅的还不是我?”

聂明玦满脸写着四个大字:口是心非。

金光瑶仗着自己脸皮厚,视若无睹。

蓝曦臣在旁看他们斗嘴,并未劝阻,只是摇头笑而不语,这样互相挖苦倒比前冷着脸好上许多。

虽早有布置,三人到底担心,全速行进下,不多时便在镇中落脚。镇子不算太大,聂明玦同蓝曦臣早先便向老妇人询问过还有谁家尚有未被劫走的孩子,提前布下了阵法,二人修为远非一般族中子弟可比,想来那妖物无法轻易破阵掳人,若是硬闯,反倒会被困住。

三人四处检查先前所布阵法,并未损坏,心下稍安。金光瑶快步往他们借住的宅院而去,二人在后面跟着他,聂明玦一脸果然如此,蓝曦臣则满眼笑意。

很快三人严肃起来。

蓝曦臣抽出朔月,凝声道:“阿瑶,你站远些。”

聂明玦将金光瑶拉到身后,皱眉拔刀。

金光瑶眉梢一抖:这妖物什么毛病,偏偏盯住这家不放,上赶着找死么?

一团黑雾被困在房门前的阵中,正试图脱离阵法控制,黑色烟雾弥散到一半,被泛着蓝光的阵法阻挡,激起片片涟漪。

聂明玦与蓝曦臣交换一个眼神,双双上前。金光瑶趁二人与妖物缠斗,迅速窜入房内,见祖孙二人依偎着坐在床上,略略放下心。

他抽出恨生严阵以待,谨防这妖物破阵入门。然三尊其二联手,妖物被抓了现形,焉有不败之理?刀剑灵气伤不到它,这团黑雾却极怕符咒,不多时便被灭于阵中。三人虽猜测它是有主之物,但控制它的主人明显不在附近,黑雾速度极快,可一旦被困,幻术施展不开,也只有被斩灭的下场。

金光瑶听门外交战之声渐止,松了口气,将剑缠在腰间,回身笑道:“好了,没事了。”

被抱在怀里的孩子亮着双眼,“瑶瑶真厉害!”

推门而入的聂明玦:……

以金光瑶脸皮之厚都有些不好意思,他好像没帮上什么忙啊……

小镇危机告一段落,却仍有谜团未解,失踪的孩子下落不明,是生是死都毫无音信,还有那隐在暗中的黑手,都让人时时悬着心。

但镇上的人管不了那些,他们只知道不会再有妖物不知不觉中掳走自家的孩子,一个个对三人千恩万谢,已经丢了孩子的人家见孩子寻不回来,虽失望难过,倒也不会迁怒旁人。金光瑶面上带笑,觉得这镇上的人大抵是不错的,他之前见过的一些人,一旦不顺心意便要破口大骂,无端指责帮过他们的人。又回想起明明也是镇上的人冒险救回,脸上的笑便又带了几分真心。

聂明玦看他笑得开心,又控制不住想摸摸他脑袋,伸了一半的手最终还是缩了回来,却被蓝曦臣瞧在眼里。

回到宅子后,金光瑶去找明明,蓝曦臣将聂明玦拉到一旁,郑而重之地告诉聂明玦,要和阿瑶好好谈谈,可不能再吵起来了!

聂明玦:嗯好我忍着,不跟他吵。

金光瑶在房内抱着明明,左手握着明明的手,正一笔一划教他写字。

聂明玦一进门,看到的便是这般场景。

一大一小两个人,分外和谐。只是他们低声交谈的内容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瑶瑶,那个特别高的大哥哥好凶啊。”

“是吧,他就是那样,讨厌的紧,你不用理他!”

聂明玦:……

于是不得不出声打断他们。

金光瑶吓得手一抖,刚刚写完的字糊作一团,立刻摆出一副我什么都没说你也什么都没听到的模样,眼观鼻鼻观心,握着明明的手有模有样地继续写字。明明窝在他怀里,自然察觉出他浑身僵硬,不似面上这般若无其事。

聂明玦似被他的反应取悦,声音柔和不少,道:“时辰不早了。”

金光瑶无奈,低声嘱咐了几句,然后把小孩塞进被窝掖好被子,道声晚安,便与聂明玦一同退出房间。

金光瑶一言不发抬脚便要回房,果然又聂明玦拎住。

金光瑶被他拎习惯了,早已放弃挣扎,无奈道:“大哥有事直说,你这是做什么?”

聂明玦板着脸,“怕你乱跑,你要时时与我待在一起。”

金光瑶被他逗笑了,“我要跑什么时候不能跑?”

聂明玦挑眉,“哦,跑了,然后呢?”

金光瑶哽住。他总想着逃离聂明玦,然后总有机会东山再起,可事实呢?离了聂明玦,他立刻要人人喊打,除了不净世,他无处可去。

金光瑶不服,赌着气道:“夺舍!我要夺舍!”

聂明玦停了脚步,将他放下,两手抓着他双肩,直直盯着他,“你以为夺了舍,我便认不出你了么?”

金光瑶有片刻的失神,忽然失了全身力气,借着聂明玦双手方才稳住自己,喃喃道:“是啊,大哥总能将我看得透彻,我能逃到哪里去呢?”

他这辈子,是生是死,都逃不开聂明玦。

聂明玦将他抓得更紧,略有些不自然道:“待在不净世不好吗?只要你安分些,我不会像从前那般管你管得紧。”

金光瑶冷笑:“安分些?横竖大哥都看我不顺眼,我安分又有何用?这偌大不净世,当真有我容身之地?”

聂明玦看着他,前所未有的认真和严肃,“只要你想,那就有。”

“金光瑶,你想吗?你问问你自己,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这下金光瑶是真的愣住了。

他想要的,权势?地位?都不是吧,至少最开始不是。他努力爬得更高,不过是想母亲在金家能有一席之地,不过是想得到承认罢了。可现实逼得他越走越远,再也回不了头。半生挣扎,到头来仍是一无所有,他还是那个被人踩在泥里的娼妓之子,连带着母亲一同为人耻笑。原来聂明玦一开始就看透了他的结局,他这条路,走错了啊。

明明是凶尸,明明不会流泪,可聂明玦觉得眼前这个人要哭了,他哑着嗓子,一字一句:“我也想活得堂堂正正,我也羡慕你仗义执言人人敬畏。可是,大哥啊,我没有别的路可选,我知道它是错的也不得不走,我能怎么办呀。”他笑得比哭还难看,站在聂明玦面前,愈发无助而单薄。

聂明玦很想说你不要找借口,这世间不止你一个遭遇不公,只要你想那些事就可以不做,但他开不了口。之前他能毫不犹豫地训斥,甚至拔刀相向,可现在他做不到。他在棺中被煞气牵引,是亲眼目睹了这个人是怎样一边满怀希望苦苦挣扎,一边被无情苦世打落深渊,一面在人前风光无限众人追捧,一面又在无人的黑夜舔舐伤口,见过他口蜜腹剑笑里藏刀,也见过他一片真心任人践踏。他知晓这个人心机深沉罪行累累,痛恨他不择手段害人无数,可随着清醒后共情的记忆逐渐清晰,他对金光瑶,再也下不了手了。

聂明玦想,你说你逃不开我,可这辈子,我何尝不是折在你的手里。

聂明玦道:“你希望得到认可,可结果你看到了,这条路行不通,虚情假意不择手段换来的东西注定不会长久。”

金光瑶道:“不若大哥给我指条明路?”

聂明玦盯着他看了半晌,直把他看得发毛,放在金光瑶双肩上的忽然手使力一收,便将他按在怀里。

使了使力,挣不开。

金光瑶:“你这是做什么。”

聂明玦:“包容你,温暖你,保护你。”

金光瑶:……

包容你个头!最不包容我的就是你!

温暖你个头!一个凶尸从里到外冷冰冰!

保护你个头!你没劈了我倒是可以感激感激你!

聂明玦不理会他反应,自顾自道:“你以后,有话直说,骂我也没关系,只不许说谎。”

金光瑶:想骂不敢骂,怂。

聂明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今天同我吵了几次,不是很有胆吗?可见不将你逼急了,你不会说真话。”

金光瑶:原来你喜欢跟我吵架?!明白了!

聂明玦:好像哪里不太对……?

————————————————————

忙,特别忙,更新不定,嘤嘤嘤(。・ˇ_ˇ・。)
 
     

 

  

评论(14)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