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13

糖与玻璃碴齐飞


————————————————————


若非身为凶尸,金光瑶此刻定然双目通红,恨不得再将聂明玦大卸八块一次。


 


凶尸皮肤苍白毫无血色,瞳孔微微泛白,两人临行前仔细修饰了一番方才让旁人看不出异样。金光瑶就这样白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盯着聂明玦,毫无之前幻境之中的绝望疯狂,即便如此,聂明玦也奇异地察觉出,金光瑶此时心情不怎么美妙。


 


方才金光瑶落入他怀中之时,双目紧闭,脸色惨白,全身都在微微颤抖,聂明玦的心也跟着颤了一颤,然金光瑶甫一睁眼,便狠狠推开他,饶是以聂明玦之气力,也略微踉跄一下,可见这一推有多决绝。金光瑶借这一推倒退数步,立在聂明玦对面,他不开口,聂明玦也不说话,二人就这样僵持了一阵。


 


聂明玦很是摸不着头脑,明明该是他找金光瑶算账,此刻这阵势倒像是他欠了金光瑶的,不就是吵了一架么,以前也没少吵,打都打过杀也杀过,怎的今日气性如此之大,莫不是之前那幻术......与他有关?


 


聂明玦与蓝曦臣发现金光瑶失踪与那妖物有关,当即便往后山密林寻去。之前循着那黑影来是在夜间,并未仔细探查,然白日里行事也不甚方便,林中弥漫着浓浓雾气,连阳光都透不进去,二人在林间绕了半晌,方才发现被困在黑雾中的金光瑶。


 


金光瑶处境着实不妙,只身陷在重重黑雾中,手中紧握恨生,剑锋不是向着四周,却是对准了自己。他脸色苍白,紧紧闭着双眼,神色疯狂而扭曲,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绝望,若是能出汗,此刻定然湿了满身。


 


蓝曦臣当即脸色一变,“大哥,是幻术,阿瑶很危险......”


 


话音未落,便见聂明玦直直朝着金光瑶撞了过去,劈手夺下恨生,一手揽过他腰便将人带出黑雾包裹。再晚一步,恨生便要从金光瑶颈上划过了。


 


虽说真的划了也不要紧,左右都是凶尸,他聂明玦脑袋不也是拿灵线缝在脖颈上的嘛,可事实却并没有这么简单,若真让这一剑划下去,只怕金光瑶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身体已经快过脑子扑了上去,快到聂明玦不可置信,蓝曦臣目瞪口呆。


 


蓝曦臣:大哥,我真傻,真的,我只知你修为高深刀法精妙,却不知你身手竟如此敏捷......


 


此刻蓝曦臣看着相对而立的两人,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却是金光瑶冷着一张脸先出言道:“你救我作甚,让我在幻境中被你一刀劈死,岂不正合你意?”


 


聂明玦皱眉:“这话从何说起,我虽对你严厉,何时真的提刀砍你了?”


 


金光瑶冷笑,“赤锋尊真是贵人多忘事,当日若不是二哥拦着,我便要血溅金麟台,祭了你的刀!”


 


这下聂明玦反应过来,还是金麟台那次。早晨他们还为此事吵过,聂明玦心知这个坎不容易过去,多说无用,便闭口不再多言。


 


金光瑶自幻境中出来,受其影响颇深,心神激荡怨气横生,然到底也冷静了些,见聂明玦闭口不与他理论,便当他是理亏,翻过此页就势转移话题。


 


金光瑶不再看他,转身问蓝曦臣道:“二哥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蓝曦臣知晓金光瑶并非与他亲近,他二人心里也横着根刺呢,只是同聂明玦相比,他更愿意同自己多说几句。蓝曦臣心下也是无奈,好好的结义兄弟,为何闹成这番局面,究竟是谁的错?当初天真的以为有自己在,大哥与三弟无论如何也不会走到最糟糕的地步,不想事情根本不如他所料,大哥暴毙,十余年后查出凶手竟是三弟,而他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帮凶;观音庙内,又是他亲手断绝义弟生机。虚度数十年,竟发觉自己活得如此糊涂,是非黑白,对错善恶,情理公理,私情道义,竟无从分辨。


 


蓝曦臣面露哀色,轻叹一声:“阿瑶。”


 


金光瑶一震,却是抿唇不语。


 


蓝曦臣已打定主意要找时机同金光瑶好好谈谈,便收敛了情绪,答道:“我与大哥发现你失踪,看到你留下的剑痕,便往这里寻来了。你可曾看清劫走你的是何物?”


 


“那黑影似烟非烟,似雾非雾,没有实体,行踪诡异,一旦被其释放的黑色烟雾包围,便会陷入幻境,只怕之前防备森严却仍有小孩失踪,便是幻术的作用了。黑雾伤不了人,却会让陷入幻境的人自伤。”


 


“只是奇怪得很,我出门没多久那黑影便缠了上来,怕是早有准备,许是你们刚回来,那黑影便又回到镇上来了。连我何时出门都知晓,可见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监视之下。”


 


对方有备而来,隐藏在暗处却对他们行踪了如指掌,这黑影必是有主之物,幕后之人似乎藏得很深啊....


 


三人将密林仔仔细细搜查一遍,未曾找到被掳走的孩子,那些孩子失踪少则三五天多则一月有余,怕是凶多吉少。金光瑶偷眼一瞟,便见聂明玦眉头紧皱,心知他这嫉恶如仇的大哥又想长刀出鞘斩尽宵小了,错开眼不再看他。


 


只是他们寻了半晌,里里外外查遍了,却未曾再见那黑影,金光瑶觉得他们好像忽略了什么。


 


金光瑶边走路边走神,差点撞上身前忽然停下的聂明玦,他回过神,恨恨地盯着聂明玦背影,直在心里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要不是跟他吵架,他现在还在院子里逗孩子玩呢,哪里能遭那么大罪!


 


等等,孩子!


 


“快回去,镇上有危险!”


 


先前二人为找金光瑶顾不得那许多,如今三人都在后山密林,黑影又不见踪迹,怕是调虎离山,趁他们都不在到镇上拐孩子去了!


 


————————————————————


我从日更变成两日一更,然后就是周更......月更......不更......


装死


 


 

评论(11)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