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12

有玻璃碴......

 

————————————————————————

金光瑶被气得不轻,直觉得刚才胡思乱想的自己真是傻透了,什么放下恩怨,什么往昔情谊,那都是什么东西!现实是什么样他还不知道吗?他聂明玦依旧是嫉恶如仇,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赤锋尊,怎么可能容得下他!亏他还想着要安分一段时间,跟聂明玦摊了牌,现在真想回溯时光把之前那个傻乎乎的自己一巴掌打醒!重临人世,你竟优柔寡断,束手束脚,被这些前世弃若敝履的东西牵绊,当真可笑!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半晌没见聂明玦追出来将他抓回去,便径直出了宅子,独自行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无端生出一股萧瑟之感。

 

果然,果然,没人靠得住,他只有自己。

 

金光瑶冷哼一声,孩子失踪妖物祸世与他何干,平白无故为何要搅进这趟浑水,左右他也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合该只为自己考虑,不如趁此机会溜了吧。

 

他犹自忿忿,余光却瞟见黑影一闪而过,顿时警铃大作,暗道不好,忙身形急退想摆脱这黑影。金光瑶只顾着躲闪,却未曾发觉自己已下意识退向他们借住的宅院。

 

那黑影速度极快,紧追不舍,目标正是落单的金光瑶。金光瑶根基太差,修为不高,灵活度却是极好,此刻竟躲不过这黑影追袭。缠在左臂的恨生悄然出现在手中,朝那黑影劈去,却见剑光穿过黑影直直劈在地上。金光瑶心下大惊,这黑影却是一团没有实体的黑雾,灵剑也竟对它无效!黑雾裹挟一阵阴风将他包围,金光瑶只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聂明玦在房中咬了半晌的牙,堪堪将积攒了几月又被金光瑶悉数引燃的怒火压下,在宅内寻了一圈不见人影,火焰又有升腾的趋势。

 

他去敲了蓝曦臣的门,蓝曦臣开门一见是他,诧异道:“大哥这么快就和阿瑶谈完了?昨晚便留了时间与你们二人,不巧却被打断,原以为你们会有许多话说…”

 

聂明玦听得直皱眉,“他没往你这里来?”

 

蓝曦臣奇道:“大哥不曾去找阿瑶吗?为何他会到我这里来?”

 

聂明玦按了按眉心,“往常他与我吵了架,不是总往你这里躲么?”

 

蓝曦臣哭笑不得:“大哥,你答应过我,会同他好好说的,且有共情在先,我原以为你多少能体谅他一二,怎的又吵起来了?”

 

聂明玦心中略有不安,挥了挥手道:“先不提此事,你当真没见到他?”

 

蓝曦臣察觉出不对,“阿瑶他……不见了?”

 

“宅内我都找过了,他不在。”

 

“许是赌气走出去了罢,大哥我们分头找找。”

 

聂明玦在大街小巷中来回穿梭,思绪烦乱,不知是该生气还是担忧。金光瑶若是跑了,该是早已不知御剑逃往何方,若是遇上了昨日所见妖物,以那黑影之诡异,恐怕金光瑶此时处境不会太好。不论哪一种,都不是聂明玦想看到的。

 

真是被他气昏了头,大意了!

 

聂明玦同蓝曦臣在镇上里里外外寻了一圈,一无所获。聂明玦神色凝重,手紧紧握住霸下刀柄,“我现在倒希望,他是自己跑了。”

 

话音刚落,聂明玦便看到宅院门前不远处的地上,刻了一道剑痕,看这痕迹的走向和力道,应是左手挥出。聂明玦心下一沉,快步上前一探,果然是恨生的灵力。这下二人哪能不知发生了何事。

 

蓝曦臣忧心之余,莫名觉得大哥的牙快要咬碎了。

 

 

金光瑶再次醒来,只觉头痛欲裂,他本是凶尸,没有痛感,然而这疼痛直捣魂魄,令他难以忍受,当即抱头闷哼出声。好半晌疼痛褪去,他这才能分出心神查看自己处境,放下双手,却忽然发觉右手竟完好无损。金光瑶顾不得诧异,忙起身环顾四周,这一眼便呆立当场。

 

正是金麟台。

 

他就站在金麟台边缘,往下是高高的数十级台阶,金麟台四周都被浓浓雾气环绕,这一眼望下去竟看不到尽头,底下连着的好似万丈深渊。

 

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他自己。

 

一片死寂之中,金光瑶忽然听到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回身望去,浓雾之中显出一个人影,正慢慢向他走来。金光瑶不觉放缓了呼吸,那人影渐渐接近,面目逐至清晰可见。金光瑶心跳骤停,聂明玦!

 

对面自雾中走来的聂明玦,一步步向他逼近。金光瑶退无可退,站在原地死死盯着他,指节握得泛白。

 

终于两人相隔咫尺,高大的身影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压向金光瑶笼罩下来,聂明玦满脸怒色,口中一张一合。

 

听不见,金光瑶什么都听不见,盯着聂明玦的双眼中极快地闪过一抹悲色,接着一片死寂,再泛不起涟漪。

 

腹上一痛,他整个人直直地跌了下去,耳边一声炸雷响起。

 

“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身体重重磕在一级级台阶上,灼骨焚心的痛。金光瑶死死咬着唇,滚落了五十多级台阶,接着身下一轻,坠入浓雾遮掩的深渊。

 

一睁眼,又在金麟台上了。

 

金光瑶出了一身的冷汗,脸色愈发苍白。他看着聂明玦一次次走近,一次次将他踹入深渊,只有一句娼妓之子回荡在空旷的金麟台上。

 

“娼妓之子!”

 

“娼妓之子!”

 

“娼妓之子!”

 

……

 

金光瑶再次站上金麟台时,满眼的血色。聂明玦又一次站在他面前,他动不了,甚至连话都不能说,眼中只有绝望和疯狂。而这次却有所不同,没有浓雾,也没有深渊,一切似乎与现实接轨。他一落地便爬起来,死死盯着聂明玦。他看见聂明玦拔刀出鞘,而这里没有一个蓝曦臣来拦着他。这次金光瑶能听见了,他说,你无药可救,再这样下去非害世不可,早杀早安生!

 

金光瑶忽然笑了,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他哑着嗓子,“大哥,我的好大哥,我们来看看,是谁先杀了谁!”

 

话音刚落,霸下凌厉的刀芒已至眼前,金光瑶忽然一阵恍惚,整个人好似被人从深潭中捞起,眼前的景象一阵扭曲,破碎崩落开来,下一刻便落入一个坚实宽阔的怀抱之中。

 

———————————————————————————

我又水了一更,瘫会儿

  

评论(16)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