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11

果然不走剧情好写多了......


———————————————————————


可以想见,这猜测若是属实,出现异动的必定不会只这一处,而他金光瑶和聂明玦便是最好的挡箭牌。二人一同被封于棺中十年,突然怨气尽散重归于世,本身就惹人怀疑,况且金光瑶有手握阴虎符于乱葬岗围剿百家的前例在先,一旦出了什么事,所有人的矛头必定会集中在二人身上,如此便可祸水东引,幕后之人坐享渔利,当真好算计。


 


他做仙督十余年,亏心事也没少做,整日思前虑后战战兢兢,凡事都往最坏了想,如今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吧。金光瑶揉了揉眉心,沉睡十年,稍一多虑便觉疲累,莫不是脑子生锈了?


 


老妇看他动作,以为他是累了,忙请他歇息,用不着整夜守着。金光瑶道声不必,他身为凶尸,并不觉得劳累,不过是思虑过多有些费神。聂明玦与蓝曦臣虽追了出去,难保那妖物不会有后手,随即又几分无奈,便是真有后手,他一人也未必应付得来。如今只能等二人尽快回来了。


 


金光瑶斜靠在床头,双目微阖,看似毫无防备,却是敏锐地注意着周遭动静,房内一时寂静无声。


 


几个时辰过去,风平浪静。天方破晓,便听到敲门声,聂明玦同蓝曦臣回来,皆是一脸凝重。


 


蓝曦臣先开口问了一句,“阿瑶,你这里还好?”


 


金光瑶回道:“无事,大哥二哥可查到些什么?”


 


聂明玦眉头紧锁,“黑影行踪太过诡异,不似凭本能行事的鬼物,倒像是有人操纵。我同曦臣一路追踪,行至后山一处密林,那黑影突然失了踪迹。”


 


蓝曦臣接道:“我与大哥担心是调虎离山,怕这边出事,便先赶回来了。”


 


西北地势颇为独特,一面是成片成片的荒漠和草原,一边是连绵的山脉,这镇子背靠深山密林,鬼物随便往里一钻,排查起来也着实困难。


 


三人各自回房,先行休整再做打算。


 


金光瑶坐在房内,左手托腮,脸上少见的摆出一副苦相来。他此刻心绪烦乱得紧,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他原是想找机会跑了的,天大地大,任他聂明玦掘地三尺,也不一定能将他挖出来,可自清醒后与聂明玦相处,虽时不时要被他教训一通,聂明玦却不似从前般动不动便要提刀将他捅个窟窿,偶尔两人安安静静坐下来,又有蓝曦臣在侧,也能好好说几句话,仿佛又回到过去的时光。那样的日子,说不向往不怀念是假的。可惜,可惜,那不过是虚假的表象,一撕即破,他是个什么人他自己清楚得很,聂明玦也将他看得透彻,他向来利己,一旦挡了他的路,再不舍也要割弃,这份堪堪维持的情谊随着他和聂明玦的矛盾越来越大,最终被他亲手葬送。


 


他不后悔曾经做出的选择,重来一遍也是一样,可如今却不同,由不得他选择,他已再次同聂明玦绑在一起,如果前尘已逝,旧怨渐消,他能否尝试着争取前世不曾肖想过的东西?


 


金光瑶尚在胡思乱想,忽而听见叩门声,打开门却见一人立在门外,正是清晨,淡淡阳光洒下来,为他镀上一层柔和的光芒,微微软化了棱角。金光瑶一时怔住,活在阳光下的人啊,他曾经仰慕过,憧憬过,嫉妒过又痛恨过的人。半晌,金光瑶突然回过神来,他好像就这么站在门口盯着人家瞧了好久,还走神了,饶是他脸皮厚也不由有些尴尬,连忙让开道:“大哥请进。”


 


向来严肃的赤锋尊嘴角弯起一个细微的弧度,不过金光瑶尚在尴尬,不敢再看他的脸,是以并未察觉。


 


金光瑶咳了一声,道:“大哥来找我何事?”


 


聂明玦道:“昨晚,你的话还没说完。”


 


金光瑶懵了一懵,“什么?”


 


“你之前说,我和明明不一样,哪里不一样?”


 


“......”


 


金光瑶沉默片刻,抬头正视聂明玦双眼,肃然道:“大哥真的想听吗?”


 


“自然。”


 


“......”


 


这话好像对他不起作用啊,金光瑶默默吐槽。心里却开始认真思索了,有些话,还是说开了好。


 


“大哥,我曾经,是真的很敬重你。”


 


“你跟我不同,你是长在名门世家的大公子,自小衣食无忧,不用为生计发愁,可我不行,你不知道,我以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什么善心,什么正义,那都是得先活下来才能考虑的东西。你的嫉恶如仇是刻在骨子里的,蓝家人的雅正是刻在骨子里的,而我,我的虚伪,狡诈,不择手段,也是刻在骨子里的。”


 


金光瑶直直看着聂明玦,“就算一切从头来过,我也还是会这么做,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呐。”


 


“你替我出头,告诉我不必在意流言蜚语,可你不知道我就是听着这些长大的,每一句,都刺进心里,都在提醒我,你不过是个娼妓生的儿子,不管如何挣扎,从头到尾都不会有任何改变。家主如何?仙督如何?还是逃不开,逃不开呀。”


 


他苦笑一下,“我以为,你同那些瞧不起我的人不一样,你和二哥是真的拿我当个人看,可我没想到,骂我娼妓之子的,也有你一个。”


 


“你要求我做的那些事我做不到,为了自己能爬的更高我也不会做,你挡了我的路。可真正让我下定决心杀你,也不过就是一句话而已。谁都能骂我瞧不起我,可为什么偏偏是你,给了我一点点光明又把我踹进深渊!”


 


聂明玦越听越沉默,半晌道:“我当时为刀灵所累,你又确实太过分,我是口不择言......”


 


“大哥是在向我解释什么?骂了便骂了,有什么要紧,左右你骂的也是实话。再者,死都死了,生前你都不曾向我说过的话,现在说又有何意义?”金光瑶面色一冷,将聂明玦的话堵在口中。


 


聂明玦被他顶得恼了,皱眉道:“金光瑶,你若是看得起你自己,还怕别人不拿你当人看?”


 


金光瑶笑得嘲讽:“我倒是看的起我自己,赤锋尊,你莫不是忘了,金麟台上我同你说那番话得了什么?不过当胸一脚,和一句娼妓之子!”


 


“你!”聂明玦紧握着拳,强忍怒气。


 


“我什么?我不过一个不择手段卑鄙无耻的娼妓之子,还是不要在这里污了赤锋尊的眼罢!”


 


金光瑶平日里温温和和,装怂装惯了,如今死都死了,脾气上来当真不管不顾摔门而去,留怒火冲天的聂明玦一人在房中咬牙切齿。


 


聂明玦:我能怎么办,我又不能真追上去砍了他......


 


 ————————————————————


 


 本来想让他们吵一架,写一半发现吵不起来,结果还是吵起来了,果然这才是聂瑶正常画风吗...


 


 


     

评论(20)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