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

#剧情,逻辑,文笔,统统都没有#

#不像段子的段子#

#画风不怎么正经#

#OOC预警#



56

此地地处偏远,与别处交流往来不甚密切,消息也不灵通,生生拖了个把月才盼来大家修士。

 

老妇心有余悸,缓了好久方才定下心神,叹了口气,抱着怀里的孩子道:“我们这里向来安宁,也没什么走尸作乱,修士们也不常往这里来,谁知道这一出事就闹得这么人心惶惶呢。”

 

“从上个月起,每隔三五天,都有一个小孩失踪,从刚出生到将将十岁的孩子都有。一开始丢的一个年龄稍大,大人们白天都忙,找了一圈没找到,也只以为是小孩子贪玩,谁知等了一夜也没见回来,大伙儿赶紧四处找,找了几天都没消息,又丢了一个。”

 

“到现在已经丢了七八个了,之前有姑苏蓝氏的门生前来,说也奇怪,来了好几次都没发现异常,他们住下的几天里,也没有再丢过孩子,可人一走,孩子照样丢。”

 

“唉,我们这里没那些个修不修仙,门不门户的条条框框,不管男孩女孩,每个都是家里的宝,这孩子一丢,几家的大人们都活不下去了。”

 

老妇边说边拿眼睛看这怀中的小孩,浑浊的眼里流露出担忧。

 

 

57

三人听得面色凝重,半晌聂明玦沉声道:“出了这么大的事,除了姑苏蓝氏派了修士前来,就再没人问一问管一管?”

 

那老妇叹了口气:“我们这里太偏远,没有仙门世家坐镇,也没有修士肯到这里来,出了什么事连消息都传不出去。要说有人管,十几年前还是有的。”

 

“哦?”

 

“十几年前,也是前任仙督敛芳尊还在位的时候,曾在各处偏远之地修建瞭望台,我们这片地区也有幸建了一座,哪里出了事,往瞭望台一送信,便有驻守的各家修士前来。自从十年前敛芳尊身死,各家便从瞭望台撤回了人手,渐渐地,这瞭望台也就荒废了。”

 

提起瞭望台,老妇似有许多话说,搂紧了抱在怀里的孩子:“要是瞭望台还在,孩子他爹娘兴许不会死得那么早,这孩子也......”说着似乎回忆起什么,眼眶有些红了。

 

 

58

聂明玦也是一怔,当年他遭设计身死之时,金光瑶还未坐上仙督之位,瞭望台的设想也曾提过,都被其父金光善驳回。聂明玦也有几次见到金光瑶同蓝曦臣一起商讨要事,画着各色记号的图纸铺了满桌,不过他那时刀灵躁动,戾气深重,并未注意到这些。后来他爆体而亡,一千二百座瞭望台建成,更是他不曾知晓的。不过......

 

聂明玦略略和缓了神色,看向金光瑶。

 

金光瑶被他看得好一阵不自在,目光扫向蓝曦臣,却见蓝曦臣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眉目温和,嘴角含笑。

 

这一个两个是怎么了!金光瑶决定靠自己。

 

他咳了一声,道:“老人家不必担心,我们便是接到消息,特意前来解决此事的。”

 

老妇看他们三人皆是气度不凡,料想修为必然不会低,十分盼望这事能早些了结,谁也不知道下一次丢的会是哪家孩子,整日人心惶惶,日子也是过不下去的。

 

 

59

三人便在老妇家中住下,房子挺大,她祖孙两人住一间,聂明玦三人正好一人一间。

 

金光瑶正打算往自己房间走,发现袖子被人拽住,回头一看,是那小男孩。

 

孩子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金光瑶心中一软,他是很喜欢小孩子的。

 

金光瑶蹲下身,笑眯眯问:“怎么啦?”

 

孩子没答话,手中仍抓着金光瑶一截衣袖,眼睛顺着空了一截的袖子往上看。

 

金光瑶一愣。他平日里都将手缩在袖子里,若不是仔细盯着瞧,没人会发觉他缺了一只右手,不曾想却让这孩子发现了。

 

金光瑶注意到,这孩子抓着他衣袖的,也是一只左手,右手的袖子空了一截,风一吹,微微晃动。

 

金光瑶尽量稳下心神,拿左手覆在孩子小小的左手上,和蔼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孩笑了一下:“我叫明明,哥哥你呢?”

 

 

60

“叫哥哥不合适哦,得叫叔叔,我大你好些呢,不然,你叫我瑶瑶?”

 

小孩眼里亮晶晶的,“瑶瑶!”

 

叫完眼里的光又暗了下去,小心翼翼捧起金光瑶右臂,隔着衣袖轻轻吹了吹:“瑶瑶疼不疼?”

 

金光瑶有那么一瞬感觉心口被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堵得严严实实,又在一瞬间豁然敞亮,寂静的心好似鲜活起来,一阵一阵地跳动。

 

他是很怕疼的,小时候被同龄的孩子推到在地上,再大一点被母亲的客人从楼梯上踹下去,后来楼梯变成了高高的金麟台,一次比一次疼,一次比一次摔得惨,却从来没叫过痛。

 

他忽然想说,疼,身上,心里,一道一道的疤,怎么不疼。

 

他仍在笑:“可疼呢,不过现在没事了。”

 

明明似乎更难过了,“瑶瑶,疼的话就说出来嘛,我当时哭了好久,现在想想还挺疼的,你怎么还笑呢。”

 

 

61

从来没人告诉过他,疼要说出来,他从小到大都是一张笑脸,小时候是不想让母亲担心,后来这笑就成了面具,扣在脸上摘不下来了。

 

金光瑶同样牵起小孩空荡荡的袖子,吹了一吹:“明明也不痛了,好不好?”

 

这下小孩终于笑了。小孩动了动左手,“瑶瑶,你的手好凉。”

 

凶尸么,自然不似活人体温。

 

“明明都八岁了,之前都是一个人睡呢,不过祖母这几天不让我一个人睡了。”小孩还在絮絮叨叨。

 

原来八岁了呀,之前看着瘦瘦小小的,不像是个八岁的孩子。

 

金光瑶摸摸小孩的头:“天晚啦,外面凉,明明回去睡觉好不好?”

 

小孩点点头,冲他挥挥袖子,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金光瑶仍维持蹲着的姿势许久不动,突然一只手掌覆上来揉了揉:“外面冷,小孩子都去睡觉了,你还在这儿做什么。”

 

 

62

金光瑶吓得直接从地上弹起来,聂明玦!!!

 

他刚才被聂明玦摸了头!

 

刚刚摸了小孩的金光瑶被聂明玦摸了头!

 

金光瑶脸上又挂起笑,转过身温和道:“大哥不是也没睡么,还有工夫跑出来吓人。”

 

聂明玦挑眉:“我吓到你了?你在想什么,走神这么厉害,我站在你身后许久了。”

 

金光瑶悚然一惊,你站在我身后那么久,想做什么???

 

聂明玦不等金光瑶回答,催促他,“走吧,回房睡觉。”

 

金光瑶跟在聂明玦身后,走了一段察觉不对,“大哥,我房间不在这边,我先走了......”

 

“谁说要你回你房间了?”

 

金光瑶更加惊恐:难不成要跟你睡一起???

 

聂明玦:“今晚恐怕要出事,你同我待在一起。”

 

 

63

金光瑶侧躺在床上,背后是聂明玦。

 

虽说在棺材里也是这么个境况,可他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

 

金光瑶心绪复杂,不由又想起刚才的小孩。

 

原来有人会不在意他的出身,不在意他是否手染鲜血,不在意他的伤是不是罪有应得,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不问你是谁,只问你叫什么。小孩子还不会辨别是非,只知道他的伤跟自己的伤一样,会疼,疼的时候会希望有人安慰,告诉他,疼要说出来。

 

在遥远的西北边界,隔着一片片荒漠草原,没有污言秽语,没有谩骂嘲讽,没有拳脚相向,只有一个小小的孩子,小心翼翼地问,你疼吗?

 

世上不是没有善意,多着呢,可偏偏没让他遇见,等遇到的时候,太晚了,再后来,给弄丢了。

 

 

64

金光瑶忽的一下坐起身来,急急问道:“你说今晚要出事,那明明呢?我们不去守着吗?”

 

“别急,曦臣看着呢,房外也设了禁制。因不确定到底是什么作祟,对付鬼物精怪凶尸的符里里外外贴了一屋子,我们不便靠近,若有动静,曦臣自会通知。”

 

金光瑶略略放心,复又躺下。

 

聂明玦道:“你对这孩子倒挺上心。”

 

金光瑶:“他关心我呀,我自然要投桃报李,不像某人...”

 

“哦?不像谁?”

 

“......”

 

“我之前没关心过你吗?不还是被你害死了?”

 

“......”

 

“不一样。”金光瑶忽然道,“你不一样。”

——————————————————————————


瑶瑶和明明,摸头杀,嘻嘻嘻

评论(23)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