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

#剧情,逻辑,文笔,统统都没有#

#不像段子的段子#

#画风不怎么正经#

#OOC预警#



三尊日常大概是这个画风 ↓↓↓↓



41

蓝曦臣丝毫未察觉方才两人间紧张的气氛,看着眼前同样穿着聂氏校服束着发的一高一矮两人,轻笑出声。

 

金光瑶心下一轻,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唤了一声:“二哥。”

 

蓝曦臣温和的目光注视着他,倒教金光瑶有些不自在。

 

蓝曦臣温言道:“时隔多年,你我三人再度聚首,着实不易。”

 

不净世早备好了酒菜,蓝曦臣举杯:“本以为此生无缘相见,不曾想还有今日这番局面,个中欣喜无法言表,当敬大哥三弟一杯才是。”

 

说完举杯欲饮。

 

聂瑶二人对视一眼,头一次心有灵犀:拦住他!

 

 

42

“二哥,云深不知处不是禁酒么?”金光瑶强笑道。

 

连聂明玦都咳了一声,阻道:“二弟,你就不必喝了。”

 

蓝曦臣不明所以:“我现下不在云深不知处,偶尔喝一次倒也无妨,当初结义时也喝了的,为何这一次......”

 

就是当初不明情况给你喝了酒,我们现在才不让你喝的!

 

蓝曦臣坚持道:“不妨事,我心里极是欢喜,这杯酒是一定要喝的!”

 

没拦住。

 

赤锋尊和敛芳尊想起被醉酒的泽芜君支配的恐惧。

 

 

43

当年三尊结义,三人对饮。蓝曦臣酒量浅,又有家规束缚,只饮了一杯,聂明玦金光瑶也不多劝他,还道这结义酒表个心意就罢了,三人身份特殊,喝得不省人事也不成体统。

 

谁知泽芜君酒量浅,竟浅到这种程度,一杯便醉。突然趴倒在桌上时,还将二人吓了一跳。一看竟是醉酒睡了过去,当即哭笑不得。

 

更没想到的是,蓝曦臣睡了一小会儿,突然又坐了起来,脸不红心不跳,若无其事,二人还当他醉得快醒的也快,谁知泽芜君当即就颠覆了两人对他的认知。

 

场面十分混乱,聂瑶二人说他们不想回忆。

 

之后两人将这事瞒了下来,现在想来十分后悔。

 

 

44

看着蓝曦臣一口将杯中酒饮下,金光瑶十分头痛,聂明玦脸色也有些古怪。

 

现在的局面是:

 

“大哥!!!三弟!!!”

 

“你们都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阿瑶!!!我现在特别开心!!!”

 

我们知道你很开心了......

 

鸡飞狗跳惨不忍睹。

 

聂怀桑闻声而来大吃一惊,以为金光瑶又在整什么幺蛾子,一把将门推开,一声大吼颇有聂明玦的气势:“金光瑶你又在干什么!你......”

 

话还没说完就傻眼了,看清屋内形式后所有的质问全都化作一句:

 

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三尊!

 

金光瑶很委屈,金光瑶很无辜:我是很想搞事情,可我这不是还没搞吗......

 

 

45

半个时辰后蓝曦臣终于酒醒,满屋子的人神情古怪,聂怀桑更是一脸惊奇收都收不住,众人眼看这也瞒不下去了,于是实话实说。

 

蓝曦臣十分尴尬,歉然道:“大哥,阿瑶,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喝了酒竟会......”

 

聂怀桑:我可终于知道蓝家怎么有那么多家规了,你们蓝家人都奇奇怪怪的!

 

聂明玦和金光瑶都是见过他醉酒情态的,现下再来一遭,恍惚回到过去三人结义之时,气氛缓和不少,众人相处也没有那么僵硬,倒是歪打正着。

 

一番折腾过后,几人继续谈话,聂怀桑赖着不走,聂明玦也不赶他。

 

金光瑶心有余悸一般将酒壶拿得离蓝曦臣远远的,暗地里却在偷笑。

 

 

46

蓝曦臣道:“大哥今后有何打算?”

 

聂明玦沉吟片刻,道:“我见怀桑打理不净世上下倒是有模有样,聂家交给他我也可放心.我如今身为凶尸,不好在世家面前露面,今后除了夜猎,也只好待在不净世了。”

 

聂怀桑狠狠瞪金光瑶一眼:都是你害的!

 

金光瑶回看他,面上一副愧疚模样,心里破口大骂:我现在这副模样不也是你害的!!!

 

见聂明玦目光移到他身上,立马收回看向聂怀桑的视线,愧疚之色越发浓郁,不等聂明玦开口,抢先道:

 

“今后我一定安安分分待在不净世,痛改前非,定不辜负两位兄长好意。”

 

眼波流转间,心里却盘算着找时机开溜。

 

聂明玦太了解他了,看他一双眼珠滴溜滴溜直转,如何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冷哼道:“花言巧语,死不悔改!”

 

眼看气氛又要僵硬,蓝曦臣忙道:“大哥,你肯将阿瑶留在不净世,定也希望再给他机会重新来过,便信他一次吧。”

 

金光瑶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没想到二哥还肯信他。

 

 

47

金光瑶便在不净世住下。

 

大多数时候,聂怀桑都在书房处理事务,一有空闲就过来盯着金光瑶。

 

聂明玦练刀。

 

金光瑶被拴在一旁看聂明玦练刀。

 

聂明玦休息。

 

金光瑶在一边陪他躺尸。

 

聂明玦睡觉。

 

金光瑶就睡在他外间,房门上了封印。

 

聂明玦吃饭。

 

哦,凶尸不需要吃饭。

 

聂明玦和金光瑶两个盯着聂怀桑吃饭。

 

聂怀桑摔碗:还让不让人好好吃了!

 

 

48

月余,聂怀桑终于受不了了。

 

大哥你俩赶紧去找点正事做吧,求你们了。

 

聂明玦看了看金光瑶:不然......我给你找块空地,你去种田吧!

 

金光瑶:掀桌!

 

唉算了不净世的桌子好重啊一只手掀不动。

 

金光瑶微笑:“大哥,二哥许久没来找我们,怕是被什么事缠住了,不如我们去云深不知处看看?或许可以帮上忙。”

 

聂明玦道此言有理,于是携金光瑶同往。

 

聂怀桑如释重负,终于可以看看我的话本子了!(不是)

 

 

49

倒不是金光瑶找借口,这一月蓝曦臣确实不曾来过不净世。往常隔上三五日,蓝曦臣便会前来与二人小聚,曾经失去过,便对这份失而复得来之不易的兄弟情谊更为在意。

 

两人皆为凶尸,待在不净世的时间居多,不常出门。金光瑶寄人篱下,被杀身仇人兼结拜大哥时时看管,每日战战兢兢,如今有机会出门,自然高兴,脸上便带了些真心实意的微笑。

 

聂明玦看了他一眼:“不要耍小心思,安安分分待在我身边,否则你二哥也保不了你。”

 

聂怀桑也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叫人不寒而栗。

 

金光瑶连连点头应是,不敢在聂明玦面前露出端倪。


———————————————————————————


今天是最长的一更了吧,2000+

后面要走点剧情收收伏笔,明天休整一下


评论(15)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