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

#剧情,逻辑,文笔,统统都没有#

#不像段子的段子#

#画风不怎么正经#

#OOC预警#

 


终于要开始走日常了!!!



36

这下四大世家有两家开了口,众人却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了。

 

魏无羡混在蓝家修士中看热闹,捅捅蓝忘机,笑嘻嘻道:“泽芜君与敛芳尊交情匪浅不是什么秘密,兄长在观音庙事毕后闭关了许久,出关后时时往封棺之地弹奏清心,护着敛芳尊倒是不奇怪。这赤锋尊素来刚正,生前就对敛芳尊不假辞色,又被他害死,怎么还会护着他?”

 

明眼人如夷陵老祖等,自然看得出,聂明玦有心偏向金光瑶,个中缘由倒是无从得知。

 

又听魏无羡在蓝忘机耳旁一声笑道:“哎呀,这二人一同被封在棺中镇压,正是生不同衾死同椁,杀身之仇以报,孽债还清,又不知何时清醒的,你说他们会不会.....”

 

蓝忘机淡色的眸子看着他,终于开口:“勿要胡言。”

 

魏无羡仍是不正经的笑:“你又不知我要说什么,怎知我是胡言?”

 

“......”

 

 

37

最终众人仍是没能从赤锋尊手里要到人,只得自我安慰,赤锋尊与金光瑶有大仇,定不会放纵他行事,说不得还要时时教训,不让他好过,心下稍安。

 

此刻最茫然的要数当事人金光瑶了。

 

怎么回事?怎么和我想好的不一样???

 

当日他们到底未能商讨出个结果,金光瑶已做好了要被交给百家处置的准备,一直苦苦思索脱身之计,只要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他必能找准时机远遁。即使不能东山再起,也比寄人篱下,头上时时悬着把利剑,堤防殒命得好。

 

如今竟被两个义兄联手保下了,一时心绪难言,竟不知是喜是忧。

 

 

38

聂明玦将霸下自金光瑶颈边移开,又将人拎在眼前,金光瑶被他看得瑟缩一下。只听聂明玦肃着一张脸沉声道:“以后你就好好待在不净世悔过自新,若要再动些歪脑筋,我定不轻饶了你!”

 

金光瑶:我还能说什么,我做得了主么......

 

口中应道:“大哥说的是...”心里仍没打消想要开溜的念头。

 

金凌看起来却很是激动,脸上勉强维持的正经都快绷不住了,动了动步子便要往金光瑶那边去,却被江澄一把抓着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金光瑶冲着他温柔地笑了笑。

 

 

39

不净世一处院内。

 

金光瑶原先那一身金星雪浪袍早就破烂得不成样子,之前事情尚未解决,也没人分心注意,如今诸事已定,他身量与聂怀桑相仿,找身合适的衣袍也不是什么难事,兼之又要在不净世久住,便干脆换身聂氏家袍了。

 

换好衣服后,聂明玦看着他散乱的头发不禁皱眉:“披头散发,成何体统。”

 

聂氏作风向来干脆利落,是以从家主至门生都束着发,清爽又干练,此时金光瑶穿着聂氏校服,仍是先前散发的模样,确实不伦不类。

 

金光瑶暗暗翻了个白眼,将右手半截空荡荡的袖子冲他晃了晃:“大哥见谅,不是我不束发,实在是有心无力。”

 

何止没办法束发,他连换衣服都费了好半天的力,一只手实在是不方便。

 

聂明玦皱了皱眉,道:“你过来。”

 

 

40

乌发被聂明玦抓在手中梳理时,金光瑶仍在恍神,他背对着聂明玦,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只能从头上传来的触感猜测,他的心情还不算糟糕。

 

金光瑶看不到,聂明玦神情专注,向来严肃的脸上,棱角微微柔和,将手中发丝细细梳理起来,以发带绑住。

 

“好了。”

 

金光瑶转过身。聂明玦看着眼前着聂氏校服束着发的人,一瞬间竟与多年前的孟瑶重合起来。那时孟瑶还是个少年,身量较之现在还要矮些,跟在他身边做事,一副乖巧能干的模样。

 

聂明玦口中不自觉道:“若我当初没让你回金家......”

 

金光瑶怔了一怔,心下微微发酸,莫名的冲动令他开口:“那又怎样?我就是这么个人,迟早你也会发现我不是你想象中那般好,说不得你还会气得当场拔刀砍了我。而我呢,也定会找机会出人头地,回金家争取我的一切!”

 

说到此处,金光瑶突然低落,原来他们注定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么......

 

聂明玦瞬间沉下脸,死死盯着金光瑶,对方回应他的是愈发嘲讽的眼神。

 

气氛突然剑拔弩张,金光瑶回过味来,我这是怎么了,招惹他干什么?

 

聂明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敛了怒色,转身道:“走吧,曦臣还在等着我们。”




既然当初已经错过,重头开始,结局是否会有不同?




评论(8)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