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

#剧情,逻辑,文笔,统统都没有#

#不像段子的段子#

#画风不怎么正经#

#OOC预警#

我快编不下去了......

28

聂怀桑听到此处,便知大哥是有心要保下金光瑶了,心中颇多感慨。

 

对这位三哥,聂怀桑不知如何对待,一面是恨极了他害死自己大哥,所以处心积虑设计得他惨死,甚至借蓝曦臣之手给了他诛心一剑,一面又是随着金光瑶身死,往事浮上心头,除了时时怀念有大哥在的日子,偶尔还能念着点这位三哥的好来。如今二人一同归来,却是不知如何面对了。

 

聂怀桑仍想着心事,聂明玦突然道:“你随我来,我有些话与你说。”

 

说着便将身后的金光瑶拎入房中,朝聂怀桑招了招手。

 

聂怀桑一脸茫然地随着大哥出门,留下金光瑶在房中发怔。

 

聂明玦在书房门上设下禁制,随后转头问道:

 

“你可知道共情?”

 

 

29

金光瑶很好奇。

 

金光瑶非常好奇。

 

本来聂明玦的举动就令他万分难以理解,直觉得不像他那位作风刚正,嫉恶如仇的大哥。现在他兄弟二人背着他不知在商量什么,只觉得要离不净世越远越好。

 

金光瑶有心要跑,也得面对现实,在聂明玦手中,他根本跑不了!

 

况且聂明玦现在没有拿他怎样,他若是逃跑被抓,那可真拿不准聂明玦要拿他怎样了。

 

 

30

金光瑶尚在纠结,聂明玦已推门而入。

 

金光瑶抬头,看到的就是面色各异的两张脸。

 

聂明玦盯着他目光复杂,聂怀桑眼神更是诡异。

 

金光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了吗?不净世被围攻了???

(瑶瑶听我的不要乱立flag)

 

 

31

聂怀桑连夜传信给蓝曦臣,第二日一早,便看到蓝曦臣匆匆忙忙御剑而来。

 

蓝曦臣甫一落地,便在门生带领下往书房行去。

 

看到人的那一刻,蓝曦臣心花怒放(不是),热泪盈眶(也不对),心神激荡,一时说不出话来。

 

倒是聂明玦看见他,面色微微柔和,点头道:“曦臣,别来无恙。”

 

 

32

蓝曦臣还是当年温润如玉的模样,不过添染了风霜,一双清亮的眸子似喜含悲。

 

“大哥。”蓝曦臣对聂明玦颔了颔首。

 

他这位大哥死的极早,如今站在面前,恍如隔世。

 

随后目光移向自他进门后便垂首低眉一言不发的金光瑶身上,“阿瑶。”

 

还是熟悉的称呼,曾经无数次,他的二哥这样叫他,除了母亲,也只有二哥肯亲密地唤他一声阿瑶,不似旁人般指名道姓饱含讥讽。

 

金光瑶不敢抬头,他怕对上蓝曦臣的目光。

 

那里面会有什么呢?失望,指责,愧疚,抑或欣喜?

 

沉寂十年的心好似微微跳了起来,带起一阵刺痛。

 

 

33

金光瑶不抬头也不开口,蓝曦臣看着他,叹了口气。

 

“阿瑶,你可是在怨我?”

 

金光瑶仍旧不答,只抬头飞快扫他一眼,又垂下眼睫。

 

四人相对而坐,皆是无言。

 

聂怀桑率先打破沉默:“嗯...此次邀曦臣哥前来,是要商讨大哥和...三哥的事。”

 

蓝曦臣颔首,担忧地看了看金光瑶,心情平复后开始思索。

 

当初各大世家联手封棺,皆是因为凶尸怨气深重,若不镇压,怕是要为祸人间。此时二人不知为何清醒过来,倒是不必再行镇压。

 

只是,观音庙一役虽已过十年之久,各大家族声讨金光瑶的势头仍未休止,若要交出金光瑶,不止蓝曦臣于心不忍,聂明玦也有自己的考量。

 

金光瑶看着他们一个个一脸沉思,心里七上八下。他如今跑也跑不掉,打也不能打,只能任人处置,心中着实不甘,若是最终决定将他交由众人处置,怕是要被挫骨扬灰,得想法子脱身才是。

 

 

34

事实证明事情不能老往坏了想,不净世果然被围。

 

不净世外前前后后来了不少人,皆是得到消息前来讨个说法的仙门世家中人。

 

一人带头出言道:“赤锋尊为人大家都很清楚,如今赤锋尊重回人世,自然是好事一桩,但是这金光瑶罪大恶极,再容此人存于世上是个极大的隐患,不知什么时候便要报复回来,还需早早除去才是。”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附和,声讨声不绝于耳。

 

这人一听众人附和,当即又道:“不知聂蓝金江四大世家以为如何?”

 

 

35

自金光瑶死后,兰陵金氏的地位一落千丈,然到底根基雄厚,不是能轻易被人取而代之的。

 

以金凌为首的兰陵金氏沉默不言,金凌站在他舅舅身旁,目光时不时往聂明玦身后瞟去。

 

江澄沉着脸不说话,只把金凌的表现收在眼中,冷冷哼了一声。

 

聂怀桑正要开口,聂明玦突然将他身后的人往前一拎,霸下铮然出鞘,长刀一挥,稳稳抵在金光瑶颈上,沉声道:“这个人,由我不净世负责管教,诸位大可不必担心。”

 

众人哗然。

 

聂明玦说会管教,必是严加看管,然涉及自身利益,众人仍是不放心,非要将金光瑶除去才好。

 

蓝曦臣亦出声道:“云深不知处也会对其多加约束,必不会让他再行恶事。他已死过一次,被封印十年,如今仍是一具凶尸,前尘往事,还望诸位不要多加追究。”

评论(8)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