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曦瑶】不相识

※瑶重生
※不算刀的刀
※OOC

金光瑶睁开眼,还未完全清醒,一股的脂粉香气充斥鼻间。

他打量四周。

哦,这地方太熟悉了。

思诗轩,孟诗的房间。

我应当是已死了,为何还会做梦,还梦得这样真实?每一处细节都分毫不差,连熟悉的脂粉气息都能闻到。

金光瑶下床,将门打开一条缝,喧闹声便从那条缝争先恐后挤进来涌入脑中,吵得他一阵头疼,他向外扫了一眼,将门合上。

的确是思诗轩无疑了。此是正是晚上,思诗轩生意正好的时候,来往客人不断,嬉笑娇嗔之声不绝于耳。

嗅觉触觉皆做不得假,头还隐隐有些痛,让他不得不确信,这不是梦境。

他回来了。

回到了还是孟瑶的时候。

金光瑶坐在桌边思索,门被人打开。

“阿瑶?你醒了。”

是孟诗。

金光瑶有些发怔,继而眼眶发红,紧紧盯着她看。

孟诗有些担忧,走上前摸摸他额头:“这孩子,可是烧傻了?”

他在发烧?

金光瑶自幼小病不少,多半抗两天便好了,发烧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不知这是哪一次?

孟诗又柔声道:“你这次病得不轻,前几日开的几副药快要吃完了,我明日再去买些。”

金光瑶扬起一个笑脸:“阿娘,不用了,我好了许多,明天我自己去拿药吧”

他知道是哪一次了。

明日,他会在买药回来的途中,碰上被温家追杀,携书逃亡的姑苏蓝氏大公子,泽芜君蓝曦臣。

半夜,他翻来覆去未曾入眠,悄悄出去一趟。

翌日,金光瑶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出门,只露出小半张脸在外。

他想了想,还是放不下那个人。若他未曾出现,蓝曦臣会不会落入温家之手?

观音庙那一剑太疼了,戳破了他所有幻想,直教他赌誓宁愿从未遇到过蓝曦臣,一路黑到底冷到底也好。

可真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又放不下了。

蓝曦臣,纵然爱也好恨也罢,利用也好欺骗也罢,他无法看着他在眼前出事。

罢了。

金光瑶循着记忆等在蓝曦臣的必经之路上,只待他出现,便拉他逃开温家人的追捕。

温家的巡逻队从街角拐过来,金光瑶一把拉上经过他身边的蓝曦臣的手腕,将他带到温家人视线死角处,背过手向他比一个禁声的手势。

金光瑶对云萍城可太熟悉了,闭着眼都能在城里走上一圈,何况有悉知后事的优势,此番若想躲过搜捕,较之上一世还要容易些。

他压低了声音道:“你可信得过我?”

蓝曦臣本就时时注意着四周动向,不防身侧突然有人将他一扯,心下一惊,未及发难,便看见这人向他比了个手势,随后便看到街角拐出一队温家人,当即收了动作,不言不语。

此时被人一问,开口道:“这位...公子?不知你为何帮我?你可知那群人是谁家的?”

他虽怀疑此人用心,但也是好意提醒,那人却不答,反而又问一遍:

“你可信我?”

这人一直背对着他,蓝曦臣看不到他的脸,也不知他的名字,却没来由的想要信任他,他不晓得这感觉从何而来,心里已说服自己顺从这种感觉。

他郑重而肯定地吐出一个字:“信!”

那人低低笑了一声。

蓝曦臣被人拉着七拐八拐,在云萍城内绕行,不知走了多久,蓝曦臣已晕头转向,分不清来路去路,一直拉着他的人终于停下。

这是一个破旧的屋子,看上去似乎很久不曾有人住过。

蓝曦臣随着那人进门,却发现这房子虽然破旧,但里面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显然是有人特意收拾过的再仔细一看,连食物伤药都已备好。

蓝曦臣越发疑惑。

那人仍旧背对着他,道:“委屈你在此暂住几日,他们找不到这里来。修养好后,便往西边走,有一条小路可出城。”说完便要走。

蓝曦臣急急道:“公子留步......”

被人打断:“不必多言,左右你我日后也不会再见。你若不想被人发现,趁早别乱跑。”

那人脚下不停,出了门,终于回头,将门轻轻合上,蓝曦臣只看见清晨阳光下的半张脸,一点一点消失在门后......

真好,金光瑶心想。

蓝宗主,泽芜君,蓝曦臣,二哥。

从此你我便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了。

   ......

多年后,已是姑苏蓝氏一宗之主的蓝曦臣再一次回到云萍城。

如同往常一样,不管他来多少次,顺着云萍城的街道走上多少遍,在那破旧的小屋驻足多久,那个人,再也找不到了。

END


虽然是BE,但我觉着还挺甜的?

评论(13)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