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一个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聂瑶分析

聂瑶初遇是在河间战场,河间是射日之征时清河聂氏的主场,孟瑶因为做事周到得力被聂明玦留意到,又无意(?)发现孟瑶被帐下人欺辱,故而替他出头,因他能力提拔为副手,这段时间相处还是比较愉快的。


关于这个是有意还是无意,个人认为实在不能算是设计,聂明玦本来就有这个义务处理军中这些不平事,孟瑶被人欺压是事实,那些修士做的本来也就不对,只不过刚好让聂明玦发现了。秀秀后来让聂大拿这个事责问孟瑶,这一点,我觉得有点牵强,情绪反弹也不是这么个反弹法吧?说得好像是孟瑶诬陷了别人一样。


之后就是矛盾爆发点,孟瑶杀了上司被聂明玦撞见,这之后聂明玦的态度是这样的:


聂明玦原先对孟瑶有多欣赏器重,现在就有多深恶痛绝。每每提及总是一脸怒容,一言难尽,确定没有消息后,便拒绝再和旁人谈论此人。


聂明玦素不与人亲近,鲜少与人交心,好容易一次有了一个得力妥帖、信任非常的心腹下属,认可他的能力,亦认可他的为人,孰料此人的真实面目根本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样,也难怪他反弹的情绪如此强烈了。


聂明玦对金光瑶的看法有很大转变,觉得自己大大的看走了眼,由爱生恨(?),失望透顶,以至于觉得他之前所作所为都不过是虚伪的假象,孟瑶整个人的形象在他心中完全颠覆,觉得这个人再也不能信了。



聂明玦是第一个看穿孟瑶真面目的人,也是看得最透彻的一个,所以他同意与金光瑶结义,希望能以一个兄长的立场,将他引向正道。


站在他的立场,这是为金光瑶好,如同他教导聂怀桑一样。但是他不能从根本上明白,金光瑶为什么做这些事,什么原因导致他变成了做这些事的人,他不做这些事导致的下场是不是如聂明玦想象的那般简单。


就比如当初撞破他杀人,让孟瑶自己去兰陵金氏领罪,聂明玦认为有错就该罚,你要是肯改,那还有得谈。但是对孟瑶来说就不是这样了,兰陵巴不得他赶紧消失,现在有了机会,就算明着不能下手,暗地里弄死他也很容易,就算要不了命,他也没办法在兰陵金氏立足了。所以他不能去认罪啊,然后就跑了。


再比如薛洋一事,金光善打太极,聂明玦就去找金光瑶,非要让他处理。聂明玦当然认为这是对的呀,就应该这么做,你不能跟薛洋狼狈为奸,你赶紧把他处理了,我们还能好好谈(金光瑶:我不想跟你谈)。金光瑶就不这么想了呀,夹在中间两面为难,要是按照聂明玦所说处理掉薛洋,金麟台他就待不下去了,之前的所有努力全部白费,金麟台他肯定待不下去了;要是不处理薛洋,聂明玦那边他也交待不了,完了跟聂明玦吵一架被踹了一脚,又谈崩了。(所以赤锋尊你到底为什么不去怼金光善,他才是家主啊......)


聂明玦对金光瑶的管教是治标不治本的,甚至标也没有治到,因为金光瑶对他阳奉阴违,表面上答应得好,背过身该做的还是做。这就很可悲了。


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一味地要求他做些站在他的立场上无法做到的事,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反弹,鲜血淋漓,两败俱伤。


不能说聂明玦的做法不对,相反,他的目的是纯粹而正义的,站在他的角度,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尽到了一个兄长的责任,做到了他能做的最好,你不能指望他平白无故地对金光瑶的处境感同身受,进而理解,那就不是赤锋尊了。这是由性格和际遇决定的,不能强求。


再说金光瑶。


出身风月之所,母亲是有名的烟花才女,自小耳濡目染,看惯了如何迎合取悦旁人,再不情愿脸上也时时挂着笑。孟诗一定是不会让他学这些的,她想把他教养的像个世家公子,好让金光善认回他。然而她自身难保,身处污浊之地,如何能教养出一个世家公子?


孟瑶只有受人白眼,挨欺负辱骂的份。母亲被人欺辱,他被人一脚踹下楼梯,半天爬不起来,周围都是指指点点看笑话的人,只有一个思思帮他们母子一把。孟瑶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也保护不了母亲,孟诗高价买来的剑谱是骗人的假货,甚至可以想象,他在学堂中是怎样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他婊子养的,童言最是无忌,也最是伤人。


他是在这种环境里长大的,直到母亲病逝,在此之间的十几年,可以想象,遇到的善意屈指可数,包围他的都是谩骂嘲讽,他只能忍,赔着一张笑脸,但凡有一点点反抗,轻则拳脚相向,重则还会连累母亲跟他一起受罪。


从原文金光瑶对其母孟诗的重视程度来看,母子两个相依为命,孟诗对他必是极好的。所以孟诗对他的意义非同凡响,于他的影响也很大,因此柔弱善良的母亲任人欺辱而母子两个却毫无办法,对他心性扭曲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孟诗一定教过他,要堂堂正正,清清白白,不希望他跟她一起陷在泥里。可是堂堂正正能让他不被戳脊梁骨吗?不能,世人只会说你一个妓女的儿子,有什么资格堂堂正正?可耻可笑!仿佛要把别人踩到脚底才能显现自己的高贵。他的出身就是世人难以启齿的,所以做什么在世人眼里都不清不白。


人言可畏,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并不是夸张的说法,是真能毁掉一个人的,孟瑶就是这样越走越极端。


但在聂明玦那里这一切都不是做坏事的理由,聂明玦最看不惯他两面三刀,当面讨好,背地行恶,于是对他一直是严加管教,动辄呵斥怒骂。


金光瑶也同样根本不能理解聂明玦的做法。初遇时聂明玦告诉他大丈夫行得正站得直,不必理会旁人的闲言碎语,他不感动吗?没尝试过吗?这句话早几年有人跟他说或许还有点作用,可现在不行了,他早就被人戳得千疮百孔。


他只能把自己伪装得很好,很少有真心流露的时候,他不敢轻易改变自己,害怕结局就是万劫不复。所有的路都是他自己选的,他在干什么他自己心里肯定有数,也不是没想过事情败露会有什么下场,但他就是做了,他有手段有能力,不会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


因此他做不到聂明玦的要求,曾经的情分随着两人矛盾愈发激烈而消磨殆尽。不可悲吗?聂明玦觉得金光瑶无可救药,金光瑶也觉得聂明玦多管闲事,根本不会为别人考虑,觉得聂明玦在把他往死路上逼。


这真是矛盾大了,全书性格相差最极端的两个不能相互理解的人碰撞在一起,人间惨剧。


所以为什么一定要让聂大理解瑶瑶呢?因为要让他们搞在一起啊_(:зゝ∠)_


理解就是理解,我明白了你为什么会这样做,也对你过往的经历表示心疼,但不等于认可,更不代表纵容,错了就是错了,你这样做就是不对,要改,改不了,我陪你改,帮你改。他们的性格都是不会变的,赤锋尊依旧刚正,不会违背原则,金光瑶更不可能变成个任由聂明玦管教的傻白甜,只要有一丝翻身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我认为的聂瑶应该是依旧有激烈的碰撞,依旧互不认同,但不由自主被对方吸引,被对方牵制,为了彼此有所收敛的感觉。


瑶瑶:这个人好烦啊,我就是要搞事!

聂大:你搞事,我搞你。(不是)


聂瑶的性格尤其,十分,特别,非常互补,所以碰撞起来十分剧烈,冷却下来彼此理解之后对对方的吸引力也是很大的。


虽然说悲剧是震撼心灵的美,但是。。。。去tm的震撼心灵,玻璃心要都震碎了!这对儿只有OOC才能拯救的cp让我停不下来作孽的手(你其实就是想给ooc找借口吧)



乱七八糟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有一句话,


聂瑶真是太好吃啦!!!


没了。


 

评论(20)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