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聂瑶】三尊轶事

时间线:封棺十年后,聂瑶二人神魂未灭,渐渐清醒,后破棺而出

#剧情,逻辑,文笔,统统都没有#

#段子体,想哪写哪,更新不定#

#画风不怎么正经,OOC预警#


聂大今天怼瑶瑶了吗?

怼了,天天怼

画风今天正常了吗?

正常了(才怪嘞)

 


15

正如金光瑶所想,自他二人封棺同葬后,三尊仅余其一,蓝曦臣被突如其来的真相打击得狠了,不防他一直信任的三弟竟真的做了那些恶事,且尚在茫然间转手捅了金光瑶一剑,被他歇斯底里一番剖白搅得心乱如麻,封棺大典后便一直闭关不出。

 

然而到底是名满天下,光风霁月的泽芜君,闭关也是暂时,纵心结难解,还有整个姑苏蓝氏需他操劳,纵然惆怅难当,他也不能放纵自己沉溺于故人往事之间。

 

出关后除了处理宗务与夜猎外,闲暇时间必会携琴往封棺之处,弹一曲清心,望大哥三弟消除怨气,早日往生。

 

不曾想,十年不断的清心音,竟将二人慢慢唤醒了。

 

 

16

二人听着琴音,没有说话。

 

聂明玦突然开口:“我沉睡时,隐约听到有琴音,想来便是二弟了。”

 

金光瑶嗯了一声没说话。

 

说来是他欺瞒利用在先,坏事做尽在后,怪不得蓝曦臣知晓真相后不信任他,然心里到底难受,胸前伤口似又开始作痛,一时不知如何面对这位二哥了。

 

金光瑶想起死前撂下那一番话,二哥心里怕是也不好受吧。

 

见他不说话,聂明玦道:“怎么,你还在为那一剑记恨曦臣不成?你是罪有应得,骗他不说,还总想着他来护你?”

 

金光瑶此刻心绪正是烦乱,听不得他说教,当即不怕死的顶了回去:“你又不是我,怎知我心中所想?”冷笑一声,继续道:“赤锋尊还是这样,总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旁人身上,一件事不合你心意,便要喊打喊杀,当真讨人嫌。”

 

 

17

金光瑶怒上心头,怼人怼得畅快无比,话一说完就后悔了,看着聂明玦沉下来的脸,更是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离他越远越好。

 

好在聂明玦只是沉了沉脸,并未将他如何。

 

金光瑶大感好奇,他这位大哥最是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对他更是动辄喊打喊杀,如今被他这样一番抢白,竟连火都没发上一发,莫不是让人夺舍了?

 

金光瑶甩甩头,莫说有魂魄能穿过四大家族的联手封印进入棺中,便是能进来,谁会来夺舍一具怨气缠身的凶尸?

 

金光瑶百思不得其解,又不能直接对聂明玦说大哥你怎么不怼我了这不是你的画风啊你应该先将我拎起来揍一顿再对我好一番说教才对呀,索性不去想了,聂明玦对他并未有那般强烈的恨意,于他而言是好事,他又想那么多作甚。

 

 

18

琴声渐渐止了,远远地又有温和的声音传来:“大哥,三弟,近来可好?”想着棺中二人听不到,又叹了口气。曾经他也想过三人结义,兄友弟恭,互相扶持,谁知竟走到这一步了呢?

 

棺中二人听他这一声叹,心中也不是滋味。

 

孟瑶当初在聂明玦帐下时,两人相处倒是极好。聂明玦撞破孟瑶杀人后,孟瑶卧底岐山,直至射日之征结束,聂明玦受孟瑶相救之恩,虽知此人心术不正,倒也不好再对他出手,苦于没有缘由对他严加管教,又有蓝曦臣从旁劝导,三人义结金兰,三尊之名一时传为佳话。

 

那时二人虽关系紧张,但也能坐下好好说说话,蓝曦臣在中调和,倒也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景象。

 

大多数时候,都是蓝曦臣教金光瑶抚琴,聂明玦坐在一旁喝茶看他们抚琴(这个画面突然好奇怪呀),几人不时聊上几句,虽有心结未结,但谁也没想过要将谁置于死地。





哎呀flag不能随便立,倒不倒都不是什么好事,躺尸




评论(9)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