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曦瑶】恨生太太脑洞续写

※巨型OOC预警
※剧情是什么,没有那种东西
※40米长刀预警

前文戳这里

从警察口中得知真相,蓝曦臣霎时清醒,脑中却是一片空白,他僵硬地转头看向那紧闭的房门,目光一凝,门缝处淌出大片浓稠的血,干涸的血迹从客厅一直延伸到那房间。

蓝曦臣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身体已快过脑中思考,向那房间挪去。

搭上门把手的那一刻,蓝曦臣仍未做好准备,他将看到的是怎样一幅景象,现实却不容他多想,因为门没有开,有什么东西抵在门后,阻止了他的动作。

蓝曦臣不敢强硬地破门而入,他站在大片大片微微凝固的血中,颤抖的手轻轻在门上扣了两下,口中是掩饰不住的焦急:“阿瑶,你把门打开好吗?阿瑶?你受伤了,乖,快把门打开。”因为急躁和恐慌,他的嗓音都在发颤。

门的那一边,一片死寂。

蓝曦臣觉得快要喘不过气了,巨大的恐惧和无措仿佛要将他淹没,他猛的回头:“警察先生,警察先生!能不能把门打开,快把门打开!”良好的世家教养和骨子里的雅正让他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一派温和,这么失措地大吼好像还是第一次。

不...不是第一次...

昨天,昨天他也是这么对着金光瑶吼的,然后毫不留情地摔门而去,丢下他受伤的阿瑶一个人承受他不该承受的指责和痛苦。

蓝曦臣不敢再想下去,被他这样冤枉的阿瑶,内心该是有多绝望。他抖得更厉害了,只希望快点把他的阿瑶带出来,养好伤,用余生来好好爱护他。

想到这里,蓝曦臣被恐慌充斥的眸中突然蔓延上一层亮色。

其实他敲门的时候警察已经在叫他了,然而陷入恐惧的蓝曦臣根本没有注意警察说了什么。

此刻看着警察拆门的动作,蓝曦臣的心一点一点提起来,房里的是他的阿瑶,他要用一生来好好爱护的阿瑶。

他的手紧紧攥着,只想马上冲进去,把人抱在怀里,跟他说,对不起,我爱你。

门开了。

一切仿佛凝固了,蓝曦臣愣住,就连拆开了门的警察也僵住,因为抵在门后的,不是他们所想的重物,而是一个瘦小蜷缩的人影。

从姿势能看出,他是紧靠在门上的,此刻门开了,他却没有任何动作,连晃动都不曾有一分。他就那么维持着抱膝的动作,头深深埋在膝间,仿佛对外界一无所觉。
蓝曦臣只觉得这个姿势熟悉极了。

孟诗死后那两年,他的阿瑶也是这样,把自己关在屋里,在角落抱膝蜷缩成一团,只有这个姿势能给他一点点安全感。那时还有他对阿瑶悉心照料,细细慰抚,曾经的温馨仿佛变成幻影,一戳即破。

此刻看着眼前缩成一团的人,觉得世界仿佛抛弃了他的阿瑶,他的阿瑶也抛弃了一切。

蓝曦臣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警察上前查看。

那个缩成一团的人影早没了气息,已经僵硬了。

之后警察又说了什么,蓝曦臣依旧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只定定看着那个瘦削的背影,目光却有些散了。

蓝曦臣终于挪步,走到蜷缩的人身边,不顾警察的阻拦,环手抱住了他。

金光瑶的伤口早已不再有血流出,身上却被淌得湿漉漉的,身下一片浓稠将他整个人困在浓重的血色中。

冷,彻骨的冷意从怀里的人身上蔓延至全身,蓝曦臣打了个寒颤。他的阿瑶,就是这样由着全身的血液一点一点流失,身体一点一点变冷,在无边的黑暗和孤寂中等待死亡。

蓝曦臣张了张口,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阿瑶伤得这么重,却不及时处理,只是想回来见一见他,而他回应阿瑶的却是怒吼和指责。

蓝曦臣只觉得心里空了好大一块,被人生生挖走。他将怀里僵硬的躯体抱得更紧了,似要把他融入自己的骨血里,仿佛这样,他的阿瑶就还活着。

金光瑶的头深深埋在膝间,蓝曦臣看不到他的脸。他想,阿瑶,你真残忍,连再让我好好看一看你的机会都不给我。

蓝曦臣摩挲着他的发顶,在上面轻轻落下一吻,积蓄许久的泪终于淌下来。

我编不下去了我选择死亡(๐•̆·̭•̆๐)

根本不会写剧情只会根据场景散发脑洞

@为君恨生  来接收你的大刀

评论(36)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