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衿

淡圈啦,还会回来看看,聂瑶能嗑一辈子呀

金光瑶相关

脑子里乱糟糟的想了好多东西,感觉头要炸了,不吐不快,激愤之言,随意看看就好。

————————————————————————

       世人都说敛芳尊金光瑶罪大恶极,心狠歹毒,其罪当诛,死得大快人心,可是曾经的孟瑶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世人残忍对待?

        从一出生就活在别人的辱骂嘲讽里,人人都可以轻贱他,金麟台大摆宴席为嫡子庆祝生辰,在同一天他要被人从金麟高台一脚踹下去,滚落到尘埃里,跌得头破血流心如死灰。回到金家之后的无数个生辰里,他要迎来送往忙得脚不沾地。名门修士连碰到他端上来的一杯茶水都觉得脏,当面的背地的闲言碎语一句也不少。被接回金家不过是看中了他有利用价值,名列三尊照样不被人待见,做了仙督也一样有人在背后说闲话,嘲讽一句不过娼妓之子,也能爬得这样高。
        也不知这些名门仙家到底高贵在哪里,出身难道就这么重要?可在世人眼里就是那么重要啊,聂大让他不要在乎那些言论,可是怎么能不在乎?人言可畏,世事险恶,他就是在这样的言论里长大的啊,一辈子就这样被钉死,辛辛苦苦拼死得来的战功可以被轻易抢去,多大的功劳都可以被随意抹杀,不管他有多强的能力,为家族忙里忙外付出了多少,为金光善处理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仍要忍受来自族人的嘲讽不屑,忍耐金夫人的打骂折辱,在金光善口就是一句“儿子?唉,不提了”,他能向谁说?说了谁能信谁能懂谁能帮?天天被人指着鼻子轻贱辱骂,是只小绵羊都会咬人吧,何况这是只狡狐,也已经逆来顺受的够久了。
        蓝大是真心待他,聂大也是,但已经根植在骨子里的怨怼,不甘,对这世道的满腔怒火,和向上爬的执念,已经抹不去拔不出,那些流于世人口中眼中的恶意,早已把他腐蚀得千疮百孔,他生命里的善意来的太晚,已经没办法拉他出泥潭,让他改变理念了。
        瑶妹这一生对不起很多人,最后被聂怀桑算计一无所有,被蓝大穿心一剑,被聂大折筋断骨,被世人唾骂,被封棺镇压,连敬爱一生的母亲的尸骨都保不住,挣扎半生,一朝散尽,罪孽都还个干净,可是连重新开始的机会也没有了,72颗桃木钉封棺,永不超生。
        真真是不择手段出身误,机关算尽太孤独,情有可原,罪无可恕。

       ps:不是说瑶妹身世悲惨他做这些坏事就是理所当然的,不接受洗白,但是心里憋屈得慌不得不说,瑶妹坏事做尽自然有他该得的报应,可是世俗偏见恶意言行怎么能逼人至此啊!

       pps:我觉得瑶妹的想法就是你们越是轻贱我,我就越要爬的比你们都高,让你们都无话可说。然而事实是,再有能力也堵不住悠悠众口,敌不过一句娼妓之子。出身是原罪啊。

评论(14)

热度(74)